涉組犯罪集團收賄拆案被控89宗罪 澳門助理檢察長江志全數否認

涉組犯罪集團收賄拆案被控89宗罪 澳門助理檢察長江志全數否認
澳門助理檢察長江志受賄瀆職案在澳門中級法院開審。(Allin圖片)

澳門助理檢察長江志早前被揭發受賄瀆職的刑事案件,今天(13日)在澳門中級法院開審。江志被指在2010年起至2021年期間,夥同案中三名被告包括商人夫婦蔡秀英、吳懷珠及律師關凱倫組成專門替刑事偵查案件的受查人士「拆案」的犯罪集團,協助受查人士脫罪,案件涉及詐騙、盜竊、假結婚、清洗黑錢及不法賭博等,江志被控濫用職權、瀆職等合共89項罪名,江志在庭上答辯時否認起訴書所有控罪,並指被起訴前,並無接受過澳門廉署、檢察院及法官的任何詢問。

澳門中級法院院長唐曉峰簡述控訴書內容時表示,至少在2010年起,以江志為主腦的犯罪集團,利用職務之便查詢其承辦或非承辦的案件,忽略文書證據,干預和操控訴訟程序和刑事偵查結果,把案件歸檔,協助受查人士脫罪,並從中牟利,期間有30多名受查人士,涉及20多宗案件,金額由1萬至數十萬元不等。此外,江志去年的財產申報2,000多萬元與事實財產所得4,100多萬元不符,有1,400多萬元資產來歷不明,500萬元涉嫌是非法所得。

江志在法庭上否認控罪,指自身被起訴前並沒接受過澳門廉署、檢察院及法官的任何詢問,一到澳門當晚已被羈押,又強調「無收過任何人士,包括蔡秀英任何錢、一分一毫」。澳門廉署在江志的檢察院辦公室電腦內發現的《湘澳互惠基金認購紀錄》電子檔案,被指是他的不法所得紀錄,當中列出2011年2月16日至2015年2月6日期間合共涉及580多萬元的數額。

江志指,該份電子檔是其籌辦同鄉會、湘澳文化基金而作出的備忘錄,而控方認定當中有五筆數是「拆案」收費,只是「時間啱,Match(配合)到,數額計一計合理記落去」。他強調,自身作為助理檢察長,對「違法將案件歸檔」的指控最不予認同,稱相關13宗案件的歸檔程序完全合法,是基於案情作客觀判斷,與「拆案」本身不能劃等號。至於犯罪集團控罪,江志指自己起訴過很多這類犯罪,自己與案中嫌犯絕對稱不上「集團」,與第三被告吳懷珠甚少接觸,也沒有第四被告關凱倫的手機號碼、微信,彼此之間無聯絡、無食飯,「唔通心靈感應咩?如何取得我同意?」

目前案中四名嫌犯現被羈押在路環監獄。

澳門中級法院預審法官已對相關案件的嫌犯作出起訴批示,起訴如下:

第一嫌犯江志

為直接正犯,以既遂方式觸犯:

— 1項7月30日第6/97/M號法律第1條第1款及第2條第1款、第3款及第5款規定及處罰的「發起或創立犯罪集團罪」;

— 5項《刑法典》第337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受賄作不法行為罪」;

— 1項《刑法典》第333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瀆職罪」;

— 4項《刑法典》第332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公務員袒護他人罪」;

— 1項《刑法典》第246條第1款結合第244條第1款a項及第245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公務員所實施之偽造罪」;

— 1項《刑法典》第34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濫用職權罪」;

— 1項《刑法典》第335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違反司法保密罪」;

— 1項第8/2005號法律第38條第2款所規定及處罰的「不當查閱罪」;

— 2項第11/2003號法律第27條第1款結合《刑法典》第323條第1款規定及處罰的「資料不正確罪」;

— 1項第11/2003號法律第28條第1款規定及處罰的「財產來源不明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二嫌犯蔡秀英),以既遂方式觸犯:

— 4項《刑法典》第337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受賄作不法行為罪」;

— 5項《刑法典》第333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瀆職罪」;

— 2項《刑法典》第34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濫用職權罪」;

— 1項《刑法典》第335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違反司法保密罪」;

— 2項第8/2005號法律第38條第2款所規定及處罰的「不當查閱罪」;

— 1項第11/2009號法律第5條第2款結合第12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不當獲取、使用或提供電腦數據資料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二嫌犯蔡秀英及第四嫌犯關凱倫),以既遂方式觸犯:

— 11項《刑法典》第337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受賄作不法行為罪」;

— 20項《刑法典》第333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瀆職罪」;

— 1項《刑法典》第332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公務員袒護他人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二嫌犯蔡秀英及第三嫌犯吳懷珠),以既遂方式觸犯:

— 3項《刑法典》第337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受賄作不法行為罪」;

— 3項《刑法典》第332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公務員袒護他人罪」;

— 2項《刑法典》第34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濫用職權罪」;

— 1項《刑法典》第348條所規定及處罰的「違反保密罪」;

— 1項《刑法典》第335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違反司法保密罪」;

— 3項第8/2005號法律第38條第2款所規定及處罰的「不當查閱罪」;

— 5項第11/2009號法律第5條第2款結合第12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不當獲取、使用或提供電腦數據資料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三嫌犯吳懷珠及第四嫌犯關凱倫),以既遂方式觸犯:

— 2項《刑法典》第333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瀆職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二嫌犯蔡秀英、第三嫌犯吳懷珠及第四嫌犯關凱倫),以既遂方式觸犯:

— 1項《刑法典》第337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受賄作不法行為罪」;

— 3項《刑法典》第333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瀆職罪」。

——

第二嫌犯蔡秀英

為共同正犯(與第三嫌犯吳懷珠及第四嫌犯關凱倫),以既遂方式觸犯:

— 1項7月30日第6/97/M號法律第1條第1款及第2條第2款規定及處罰的「參加或支持犯罪集團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一嫌犯江志),以既遂方式觸犯:

— 4項《刑法典》第337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受賄作不法行為罪」;

— 5項《刑法典》第333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瀆職罪」;

— 2項《刑法典》第347條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濫用職權罪」;

— 1項《刑法典》第335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違反司法保密罪」;

— 2項第8/2005號法律第38條第2款所規定及處罰的「不當查閱罪」;

— 1項第11/2009號法律第5條第2款結合第12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不當獲取、使用或提供電腦數據資料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一嫌犯江志及第四嫌犯關凱倫),以既遂方式觸犯:

— 11項《刑法典》第337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受賄作不法行為罪」;

— 20項《刑法典》第333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瀆職罪」;

— 1項《刑法典》第332條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公務員袒護他人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一嫌犯江志、第三嫌犯吳懷珠及第四嫌犯關凱倫),以既遂方式觸犯:

— 1項《刑法典》第337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受賄作不法行為罪」;

— 3項《刑法典》第333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瀆職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一嫌犯江志及第三嫌犯吳懷珠),以既遂方式觸犯:

— 3項《刑法典》第337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受賄作不法行為罪」;

— 3項《刑法典》第332條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公務員袒護他人罪」;

— 2項《刑法典》第347條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濫用職權罪」;

— 1項《刑法典》第348條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違反保密罪」;

— 1項《刑法典》第335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違反司法保密罪」;

— 3項第8/2005號法律第38條第2款所規定及處罰的「不當查閱罪」;

— 5項第11/2009號法律第5條第2款結合第12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不當獲取、使用或提供電腦數據資料罪」。

——

第三嫌犯吳懷珠

為共同正犯(與第二嫌犯蔡秀英及第四嫌犯關凱倫),以既遂方式觸犯:

— 1項7月30日第6/97/M號法律第1條第1款及第2條第2款規定及處罰的「參加或支持犯罪集團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一嫌犯江志及第二嫌犯蔡秀英),以既遂方式觸犯:

— 3項《刑法典》第337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受賄作不法行為罪」;

— 3項《刑法典》第332條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公務員袒護他人罪」;

— 2項《刑法典》第347條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濫用職權罪」;

— 1項《刑法典》第348條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違反保密罪」;

— 1項《刑法典》第335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違反司法保密罪」;

— 3項第8/2005號法律第38條第2款所規定及處罰的「不當查閱罪」;

— 5項第11/2009號法律第5條第2款結合第12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不當獲取、使用或提供電腦數據資料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一嫌犯江志及第四嫌犯關凱倫),以既遂方式觸犯:

— 2項《刑法典》第333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瀆職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一嫌犯江志、第二嫌犯蔡秀英及第四嫌犯關凱倫),以既遂方式觸犯:

— 1項《刑法典》第337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受賄作不法行為罪」;

— 3項《刑法典》第333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瀆職罪」。

——

第四嫌犯關凱倫

為共同正犯(與第二嫌犯蔡秀英及第三嫌犯吳懷珠),以既遂方式觸犯:

— 1項7月30日第6/97/M號法律第1條第1款及第2條第2款規定及處罰的「參加或支持犯罪集團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一嫌犯江志及第二嫌犯蔡秀英),以既遂方式觸犯:

— 11項《刑法典》第337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受賄作不法行為罪」;

— 20項《刑法典》第333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瀆職罪」;

— 1項《刑法典》第332條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公務員袒護他人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一嫌犯江志及第三嫌犯吳懷珠),以既遂方式觸犯:

— 2項《刑法典》第333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瀆職罪」。

為共同正犯(與第一嫌犯江志、第二嫌犯蔡秀英及第三嫌犯吳懷珠),以既遂方式觸犯:

— 1項《刑法典》第337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受賄作不法行為罪」;

— 3項《刑法典》第333條第1款結合第27條所規定及處罰的「瀆職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