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桑拿大場未拾疫前風光 客流僅恢復六七成雙飛豪客幾絕迹

澳門桑拿大場未拾疫前風光 客流僅恢復六七成雙飛豪客幾絕迹
澳門疫後旅客量正處復甦階段,不少在疫情期間停業的桑拿都陸續重開。(Allin圖片)

澳門的桑拿行業與博彩業的關係可謂「唇寒齒亡」,賭客多自然恩客也會多。澳門疫後的賭收至今大致回復到2019年的6至7成,據桑拿業界人士向Allin透露,來沖涼揼骨的桑拿客量回復比例也大致相同。不過現在的客人都不像以往豪爽,「雙飛三飛相當少見」,加上內地經濟仍未完全復甦、消費力不足以及人民幣貶值影響下,業界估計未來三至五年都難以回到昔日光景。至於不少高質的技師,她們甚至不再以澳門為首選的「開工」地點。看來澳門桑拿業界都要想方設法「搶人才」。

據澳門桑拿業內人士向Allin透露,之前因疫情「出走」的大部分技師已回來開工,這些技師有來自泰國、南韓、日本和內地,旺場的技師每日回復至50至70人左右。

雖然生意在剛結束疫情後一度由低谷「噴柱式」回升,但後來變得乏力,經歷一陣「虛火」,至近一兩個月稍為「行順番」,目前客量回復到6至7成。

「以較具規模嘅旺場為例,於2013至2019年好景時每月客量可以高達7千幾人,現在每月則只有4千幾人。」業內人士指出,生意不復當年勇,主要原因之一是欠缺肯花錢豪玩的大客,現在大部分客人使錢都很「經濟」,「以往愛玩『雙飛』甚至『三飛』嘅豪客都少見了」。

另一個可能影響生意的主因,是最近技師的價格都漲高了,「以前(內地技師)每次收費都不用2千,現在就要2千幾」,加上高質的內地技師變少了,而部分「模特級」和外籍技師的價格也有所提高。業內人士解釋指,雖然疫後內地訪澳旅遊限制解除,但內地部分省市的居民赴澳仍有一定的限制,技師既然不容易到澳門「開工」,唯有轉而去其他國家闖一闖。

在全球經濟未明朗的大環境下,各地的人都會外闖尋求機會。據了解,不少內地高質技師都前往有開賭場的越南和新加坡「開工」,因為最近不少賭客,特別是豪客都喜歡到這些地方「搏殺」玩樂。

澳門的桑拿界前景雖未算樂觀,但至少仍有利可圖,比一般中小企前景較好,更吸引不少內地投資者想來大展拳腳。最近不少因疫情停業的舊場都陸續重開,例如置地酒店的「壹號桑拿」剛在本月19日重開。至於利澳酒店內的「利奧桑拿」也有傳於下個月重開,不過就會轉換另一位「老細」去經營。

業內人士表示,澳門的桑拿浴室要申請牌照手續繁瑣,加上裝修費用高昂,所以寧願讓停業的桑拿「復活」,都比開一間新店要來得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