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榮煉庭上首開腔否認德晉賭底面 指電投僅在菲律賓進行

陳榮煉庭上首開腔否認德晉賭底面 指電投僅在菲律賓進行
陳榮煉澄清德晉沒有經營賭底面,他亦不參與德晉日常的管理。

澳門初級法院繼續審理德晉集團、澳門勵駿前主席陳榮煉等9人,涉不法經營賭博的案件。陳榮煉今天(12日)主動要求發言,開腔澄清指德晉沒有經營賭底面,他亦不參與德晉日常的管理,他一年只去幾次賭廳巡視,不知道員工平時的工作流程,亦強調沒有叫員工推廣賭底面,又指德晉結業是因為六博企出信不再與他合作。至於電投方面,他指只在菲律賓從事有關業務。

陳榮煉續稱,曾於庭上出示的「培訓問題」及「公關重點溫習資料」文件,當中提及星形記號為「公司底面」,三角形記號為「外底」(外面的賭底面公司),陳榮煉在庭上「對天發誓」,指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些文件,也不知道有這些文件存在,是檢察官在庭上出示他才見過。

然而合議庭主席林炳輝追問,陳榮煉所指的是不知道這些文件存在,還是不知道德晉有做賭底面?陳榮煉有點反應不來,表示不明白林官的問題。林官續稱,他需要明白陳的邏輯是指並沒有指示過用這些暗號,因此沒有見過文件?還是德晉沒有做賭底面?「你可以沒有見過文件,但並不否定德晉做賭底面……你可以反駁檢察院提出的證據,但不可以無厘頭。」陳榮煉其後表示,德晉沒有做賭底面。

陳榮煉又指,「外底」、「星數」等不是德晉貴賓廳所用的術語,而指賭底面在澳門全行都知道存在,是agent (代理)、疊碼用「口數」與客人私下對賭,德晉員工見到最多也只是懷疑,難以確定他們是否真的賭底面,即使是博企、博監局多年來也沒有任何發現。

至於有控方證人指出,曾致電陳榮煉着他安排賭底面,陳榮煉亦澄清,他沒有安排過賭客賭底面,又指好多人都知他的電話,他有印在名片上,但重申並不知道德晉有賭底面的活動,也沒有指示員工做賭底面。被問到為何他知道澳門普遍存在賭底面,但不知道德晉賭廳是否有賭底面?他回答指賭客有沒有真的下注,並沒有人知道。

合議庭繼續追問德晉的業務範疇。控方曾出示的文件內容,當中有提及德晉業務包括「B數」、「快速電投」、「可視電投」、「人民幣業務」等,陳榮煉表示沒有見過這些業務,他指,以他所知的電投是有人在賭枱拿着電話及戴着耳機替人下注,但這情況也是賭客指派某人下注,不會叫德晉員工幫其下注,他沒有見過,也沒有指示員工做電投。

合議庭又追問陳榮煉,德晉是否由他來管理。陳榮煉指出,公司已經成立十多年,有層級架構的團隊來管理,他沒有參與日常管理。被問到公司總要有人做實際管理,他則指是公司的COO叫「Vincent 」,但不記得其中文名。

此外,控訴書指出陳榮煉在2021年11月27日將德晉集團結業,並於12月銷毀有關文件及伺服器硬盤。被問到為何要這樣做,陳榮煉解釋指,不是由他來決定結業,是因為六博企出信通知他們,不再與他們做生意,所以才結業;至於銷毀文件檔案則屬善後處理,而非毀滅證據,他指當時已做好員工遣散工作,並着手處理公司電腦等資產,想「當二手賣」,因此要清理客戶資料,而這些資料對於海外賭場等具商業價值,擔心有員工會將這些資料賣出,因此才銷毀。陳榮煉續指,如果他是想毀滅證據,應該在太陽城出事(太陽城前主席周焯華於同年11月27日被捕)時,已將證據銷毀,並不會等到12月才做。

此外,第五被告陳錦志被指為不法經營賭博集團管理賭底面,以及追討相關欠款。陳榮煉解釋指,陳錦志是公司中央監察組員工,由於德晉有些賭廳有好多「扒仔」,騷擾賭客賭博及偷碼,因此成立中央監察組「趕走扒仔」,指陳錦志是由他聘請,因此有員工會以為「係佢(陳榮煉)啲人」。

另外,一名德晉集團中央帳房部前員工李姓證人在庭上作供表示,在工作期間須跟進賭客賭底面輸贏數的轉帳工作,當接到電話通訊群組的訊息就要「開工」,訊息包括客戶電話號碼、戶口、金額、碼佣,拖底多少,「收工」時需填寫「上落數」,「開工」也要通知戶主確認是否轉錢到德晉帳戶內。不過由於他不用陪客人賭博,因此不知道與客人私下對賭的是誰,也不肯定接受枱底注的莊家是否德晉。至於電投方面,李姓證人指工作期間沒有見過電投,如有客人打電話來想電投,會轉介到「馬尼拉中賬」,不過這僅是名稱,實際是星際11樓「隔離房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