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案完成下月18日宣判 周焯華對被控黑社會罪感不解冀釋放員工

結案完成下月18日宣判 周焯華對被控黑社會罪感不解冀釋放員工
周焯華在案中最後陳述指,不知自己和太陽城同事為何會變成犯罪集團及黑社會。

周焯華案周四(1日)在澳門初級法院進入結案陳詞階段,案中第一被告周焯華在最後陳述中再次否認自己及太陽城集團是黑社會和犯罪集團,並反問在太陽城殺數3,000多億元的情況下,又怎會為求掩飾200多億而犯罪。他又對太陽城的員工,尤其涉案的員工及他們的家人表達萬分歉意,並希望法庭能夠開釋他們,可早日與家人團聚,但未提及要求開釋自己。控辯雙方均已完成陳述,案件將於明年1月18日上午9時半宣判。

以下是周焯華在案中最後陳述全文:

尊敬的法官及檢察官:

我個人對本案的起訴,我及我同事被控犯罪集團及黑社會罪感到無奈,以及不解。

至太陽城成立以來,在澳門合法經營十多年,在全球都有貴賓廳業務,十多年來沒有接收任何投訴及舉報,沒有人命傷亡、財物損失,不知為何會變成犯罪集團及黑社會。

在全球包括中國內地,我們沒有一宗刑事案,如何成為黑社會?我們沒有進入中國內地宣傳、推廣、招攬賭博,多年來未試過用不法手段收帳,只是守法經營貴賓廳平台。

自太陽城成立以來,換轉了貴賓廳的業務模式,由個人化業務,即俗稱「廳主」,以致改變了整個行業生態,令到行業更加商業化、系統化、有規模、企業化。

過去我們在澳門創造的賭收是3,000多億,在十多年來,依然是六大博企的最大客戶。

按照起控書所指,我利用太陽城中介一人有限公司掩飾,從事不法業務,根據未經證實的賭底面的收入為215億,我未確定數字是否真確。

但我們如何利用4,000多名員工,不辭勞苦地,幫澳門賺取3,000多億的情況下,只為求掩飾215億?當中還要包括現金流、壞帳,以及90多間(食貨)公司瓜分利潤。事實上,我們報了3,000多億,那215億去了哪裏?我是不知道的。在3,000多億「殺數」的情況下,有沒有可能去「掩飾」要同其他人分享的200多億?我不知道當中的邏輯是甚麼。

我們對收益有財政規格,我們的貴賓廳不是上市公司,不做年報,但我們同六大博企一年12次,每個月都會做月結報告。我們的3,000多億賭收,應該是每個月「殺數」分成,由6大博企提供的「收益」,而當中的九成,已分配用作人力資源、成本及佣金,餘下一成是太陽城當月的利潤,在一成當中的九成,我們以所得用作社會公益,康體文化活動,以及投資人的轉碼佣金奬賞。

我們的現金流,99%在當月就會「返番去」(支持)整個行業及社會經濟當中。即是在100元之下,99元當月就會「分番」。

我們就算不是公營事業,但應該都不算是黑社會。

我們的同事到今日,都見不到有一分錢的犯罪收益,當然不會有,我們沒有給付過額外報酬去經營非法的事情。

太陽城的宗旨是以員工為公司的最大資本,以客人利益為公司最大利益。各部門主管為謹守崗位,服務好客人,確保客人利益受到保障,公司生意就會好。太陽城是以這個原則去經營的。根本沒有犯罪意圖,亦沒有報酬,如何有犯罪的動機?

其實在庭審之中,我才知道甚麼是「YTA」、「營運台」、「Opsman」,原本我都不知道。我手機裏面沒有甚麼群組,我一個都沒有,「即係我現在就可以走得(被釋放)?」至於有沒有三個會計幫助賭底面公司去做月結出糧,我不知情。

不過,確實有同事幫過一些賭團、「Counter」或者底面公司做系統、出糧,但是否就證明到有參與賭底面運作?(他們)作為朋友,只是幫朋友買現成系統。如果買不成,他(底面公司)都會照做底面,這些系統同底面有沒有直接關係?依照當時的風氣,作為朋友,買一個現成的東西回來。這就是我的理解。

在訊息發送,及太陽城的系統中,最早根本沒有周振熙(第六被告、遊澳集團行政總裁)、李紹聰(第十八被告、珠海訊力營運總監)及馬天倫(第四被告、太陽城資訊科技部副總裁),我們的系統、公司,全部都是由我找回來,他們未出現前已經有這些系統,他們來到亦影響不到甚麼。

我們不是犯罪機構,不是黑社會。我們的同事,證人及被告,都是有學歷、水平高、甚至是專業人士,他們沒有利益、動機,不是犯罪集團,黑社會。

我要向同事,特別是被羈押的同事以及他們的家人,說一句萬分抱歉,令他們活在痛苦之中,包括我不認識的歐宏東(第十三被告、太陽城員工)、李紹聰,「對唔住」。

我做過的事是好還是壞?是同心協力,還是個人利益?我及我公司令到很多同事被羈押、家人分開,我希望法庭開釋,令他們與家人團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