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焯華案進入結案陳詞 辯方指賭底面調查缺事實依據

周焯華案進入結案陳詞 辯方指賭底面調查缺事實依據
周焯華涉不法賭博的案件,已進入結案陳詞階段。(Allin圖片)

澳門初級法院今天(29日)續審太陽城集團創辦人周焯華涉不法賭博等的案件,該案已進入結案陳詞階段。控方指出,周焯華雖否認賭底面,但從他的供詞可知肯定知情,且證據顯示周曾14次對賭底面行為下達指示,因而相信賭底面集團由周焯華操控,而案中第五被告張志堅則負責管理。辯方則稱,太陽城是全球最大的博彩中介公司,年度收益超過整個拉斯維加斯,相對賭底面的利益是「九牛一毛」,且沒有資金流交易紀錄,認為調查欠缺事實依據。此外,由於賭底面需在合法賭局下發生,但辯方質疑司警並沒有到博監局查證真實賭博紀錄,以核對4萬多單賭底面交易,辯方曾向當局求證,229項不法賭博控罪所依據的地點,部分不存在或重覆。

主任檢察官郭健雄結案陳詞時表示,周焯華涉及黑社會罪競合犯罪集團罪、在許可地方內不法經營賭博罪、相當巨額詐騙罪及清洗黑錢罪等,不過由於法庭限時發言,郭健雄在未宣讀完便結束,其餘部分以書面提交。

郭健雄指出,在周焯華的陳述中已表明,他知道賭底面的存在,賭客賭底面可賺取高碼佣,而碼佣是由太陽城貴賓廳支付,認為他知情,加上太陽城的數據系統、電話紀錄及辦公室搜證等證據顯示,2014至2021年共有97間賭底面公司,當中有30間由「主太營」或周焯華持股。

郭健雄又指,賭底面集團是由周焯華操控、張志堅管理,收入則存入太陽城的「營運卡」及「營運儲備卡」內,並透過太陽城一人中介公司,以現金出「水錢」給賭底面公司的員工,故有理由相信「營運部」及「主太營」是屬於太陽城,其負責組織賭底面公司分成及操作不法賭博活動。

周焯華代表律師梁瀚民則表示,「水至清則無魚」,太陽城是全球最大的博彩中介平台,高峰時多達29個賭廳,覆蓋率更高於博企,認為難免存在灰色地帶,但對於周焯華及太陽城從事不法賭博行為,梁瀚民認為不是事實,指出太陽城僅僅是佣金的年收入已高達140億至210億元,轉碼數比博企還要高,然而證據指出,2013至2021年賭底面轉碼數約8,000多億元,不法收益約50億元,簡直是「九牛一毛」,周焯華亦不會與幾千多員工一同犯罪,認為不合邏輯及常情。

梁瀚民又指出,卷宗有提及賭底面的地點,有15個地方是重覆,當中只有21個是太陽城貴賓廳,有部分地點連有沒有賭枱亦不能肯定,質疑太陽城如何跟進賭底面。此外,司警亦沒有查證目前仍有營業的公司廳,也沒向博監局查證真實的賭博紀錄,以核對4萬多條賭底面單。

至於周焯華被指利用地下錢莊清洗黑錢罪,梁瀚民表示,太陽城只是轉介賭客與賭客之間換錢,並沒有從中產生任何收益,無法證明周焯華洗黑錢。另外,梁瀚民亦提及檢控書當中內地證人的供詞是由內地警方整理後,再交由澳門警方,認為根據《刑法典》不應為法院接納。

另外,張志堅代表律師周國強在結案陳詞表示,按張志堅被控的罪行,可被處判1,248年徒刑。惟根據229個貴賓廳地點的控罪是不正確的,張志堅只針對部分控罪有保留地認罪,至於詐騙澳門政府及博企方面,他指政府及六間博企沒有因賭底面遭受財產損失,博企亦沒有負擔不法賭局結果的義務,張志堅僅願意向澳門政府支付30萬元。

今天美高梅、威尼斯人、永利、銀娛及澳娛綜合五間博企的代表律師亦有出席庭審,博企代表律師表示,有關被告在許可地方內不法經營賭博,不論既遂未遂皆構成犯罪要件,被告有犯罪自主性,時間有繼續性,而承批公司不知情,故符合詐騙罪,根據民法典私人財產的損失應獲賠償,並應按卷宗資料作賠償,又認為民事追溯的時效性應以保護被害人的利益為原則,且不是以有否收益作為賠償依據。五間博企代表律師均認同檢察院立場,並提出民事賠償損害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