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未鬆綁明年千三億賭收難實現 新法勁辣博彩中介搵食難

防疫未鬆綁明年千三億賭收難實現 新法勁辣博彩中介搵食難
郭志忠(左)指若博彩中介人未來仍想在澳門「搵食」,必須重新調整公司內部澳門本地人員結構比例及戰略部署。宋偉傑(右)料明年澳門賭收難達1,300億預期。(Allin圖片)

隨着澳門的私人貴賓廳及「衞星場」,這兩大博彩板塊逐漸沒落及重整,為澳門賭收帶來嚴重的影響。澳門曾經輝煌的一年3,000億賭收,一半是來自私人貴賓廳的功勞,如今「大水喉」大規模縮水,澳門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早前預測的明年1,300億賭收能否達成?澳門負責任博彩協會會長宋偉傑表示,主要都是視乎澳門入境防疫限制,讓人措手不及的措施,是令旅客赴澳最大的卻步原因,其次是其他開賭的旅遊城市已經幾乎全面恢復正常,基於隔離政策,旅客好大可能會放棄赴澳博彩,從而轉戰其他地方,使澳門的賭收難達1,300億預期;此外,博彩中介人面對日後「勁辣」的經營條件,有業界指若想繼續在澳門搵食,必須重新調整公司內部澳門本地人員結構比例及戰略部署。

宋偉傑表示 ,2019年時貴賓廳與博企中場收入的佔比大致是各佔一半,但現時最新數字貴賓廳僅佔總賭收的百分之五甚至以下,不足一成。這反映出以往澳門博彩毛收入上升或下跌,主要帶動都是來自貴賓廳,中場每年雖有增長,但幅度很少。

曾經是澳門一大特色的私人貴賓廳,於2021年年底起宣告「落幕」,如傳奇般的成績,日後可能只能夠懷緬,私人貴賓廳的消失,除了令澳門失掉豐厚的紅利外,社會上更多的副作用又反映出來未呢?宋偉傑估計還未有浮現,尚需要一段時間觀望。他又指,很多貴賓廳都是在一年前結業,受影響失業的員工在房貸上的問題都有可能慢慢浮現,若失業問題持續未有改善,可能會出現房貸斷供問題,或要被迫出賣物業,形成連鎖反應,特別銀行信貸亦會隨之收緊。

另外,新博彩法規定,博彩中介人日後只可與一間博企簽訂合作協議,面對「勁辣」的經營條件,澳門娛樂博彩業中介人協會會長郭志忠表示,據他了解,有些博彩牌照一人公司不是由澳門居民持有,相信這些中介人再想在澳門搵食,就要重新調整公司澳門人員佔比。他又透露,博企與中介人簽署合約數字分佈不太平均,「有一間博企沒有簽很多;有兩間就簽得較多。」他指也要看中介人本身意向,想去哪一間博企,而博企又是否接受這中介人,因為經過貴賓廳風波,對於有關事宜是比較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