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焯華案賭底面總投注逾8000億 司警證人指資金流向仍在調查中

周焯華案賭底面總投注逾8000億 司警證人指資金流向仍在調查中
姓麥司警證人表示,經過多方面的證據綜合分析,賭底面公司是由周焯華領導及經營。(Allin圖片)

澳門初級法院周四(10日)續審太陽城集團創辦人周焯華涉嫌不法賭博的案件,辯方律師追問證人,如何得知賭底面公司「主太營」屬於周焯華,以及相關的不法利益如何收取、佔成比例等,期間多次被合議庭主席盧映霞打斷,指辯方所問案件卷宗已有,毋須考證人記憶,提醒辯方把握時間以及提問「正常少少」。昨天證人有提及賭底面涉及總轉碼數合共8,000多億元,辯方問到賭客如何「找數」?賭底面公司如何派彩?兩名作供的司警證人均表示,資金流向仍在調查中。

被問到有沒有文件可證明賭底面公司屬於周焯華,姓麥司警刑事偵查員作供指,相信從事不法活動不會簽文件與自己掛鈎,不過從多個證據顯示,如太陽城伺服器內有表明「主太營」是自營公司,監聽資料內也有太陽城內部電話問周焯華「賭底面」事宜,周焯華亦有向員工說明「主太營」、「太營」的佔成,因此推斷周焯華一定知道「主太營」。

姓麥證人提及財務報告內有寫明「主太營」的收益,辯方律師梁永本追問有否寫明周焯華可分到多少收益,證人回答稱,如何分配是他們內部的事,在2018年的報告有寫明周焯華會分到20%的營運管理費,梁永本質疑「主太營」倘屬於太陽城,為何要收管理費,證人指,這要問製作報告的人。

梁永本提及檢控書指周焯華在229個貴賓廳經營賭底面,但太陽城在澳門只有20多個廳,但有關問題被合議庭主席盧映霞打斷,指不清楚辯方立場,「一時話太陽城賭廳遍佈澳門,一時又指太陽城的廳好少」,不明白他的發問意圖,梁永本沒有就有關問題繼續發問。

梁永本出示證據顯示,第五被告張志堅的通話筆錄內,有提及「小李組做埋今個月都唔做,刪埋佢唔使通知華哥。」問證人知不知是誰決定關閉「小李組」,證人指出,在張志堅及第六被告周振熙的對話內容內,指需向「老闆」交代,故認為關閉「小李組」須向周焯華匯報。

此外,對於第四被告馬天倫架設賭底面電腦系統的證據,姓麥證人作供時指,他是太陽城IT部的主管,部門無論採購、加減程式都要經他批准,而且從張志堅與他的電話對話中,張志堅希望其他食貨公司可以用Opsman賭底面數據系統,但馬天倫提醒他,Opsman與太陽城的Rollsmary系統是相連,其他人會看到入面的資料,因此證人推斷馬天倫是直接參與賭底面,負責協助為後台提供支援。

另外,張志堅代表律師周國強追問證人,太陽城員工有否曾經推廣「賭底面」?證人表示,落口供時有人提過,但不記得問過多少個賭客,主任檢察官黎裕豪打斷,着律師翻查卷宗。周國強又問到證人如何核實賭底面的紀錄,證人指,有6萬多筆的紀錄無可能全部核對,只是抽取部分紀錄,再與被告的通話紀錄等其他證據比對。

周國強續問到有沒有「賭枱底」的金錢交易紀錄,姓麥證人表示,這些犯法的事相信不會直接「戶口對戶口」交易,現時仍在調查資金的去向,而接着出庭的姓鍾司警證人亦就有關問題作供稱,警方無法登入太陽城的Rollsmary系統,暫時看不到它的現金流,司警仍調查中。姓鍾證人又指,雖然沒有交易紀錄,但賭底面的輸贏數都記錄在太陽城的「營運卡」中。

姓鍾司警證人主要是負責處理周焯華與張志堅的通訊軟件紀錄,有辯方律師追問有否就財務報告,向第八嫌犯、太陽城集團前CFO王柏齡求證,姓鍾證人指,曾有找他落口供,但對方沒有配合,「他有心避開我哋(警方)都無辦法」。黎裕豪則反建議律師應找他出席庭審,惟律師指被告因病留港。

姓鍾證人亦提及,一名在WhatsApp名為「細B」的香港黑社會新X安成員陳X廉,曾與被告交談賭底面的事宜,指食貨公司償還2,000萬底面數給他,他則要求將有關款項投資加入網投業務,其後獲周焯華答應。

此外,庭上亦出示一份電腦會計檔案,有數個電腦檔案的修改日期是2022年2月。辯方律師提出質疑,指太陽城伺服器在2021年11月已被司警扣押,證人表示不清楚,律師提醒法庭注意這一點。案件將於周五(11日)早上續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