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焯華指全澳貴賓廳賭底面普遍 太陽城兩總監否認經營電投網投

周焯華指全澳貴賓廳賭底面普遍 太陽城兩總監否認經營電投網投
周焯華作供時表示,全澳貴賓廳普遍存在賭底面行為。(Allin圖片)

太陽城集團創辦人周焯華等21名嫌犯涉不法經營賭博及洗黑錢等罪的案件,今天(20日)在澳門初級法院續審,在庭上,周焯華被問到澳門賭底面的情況時指出,大多數賭廳包括博企的公司廳,都一直存在賭底面,且在澳門回歸前、未有太陽城出現前已出現有關情況,普遍每日都發生;而太陽城作為貴賓廳,主流業務是借貸,他唯一的工作是想盡辦法借錢出去和收債回來,並指無員工有權批准客人賭底面。此外,第二被告司徒志豪和第三被告張一平亦在庭上否認涉及電話投注和網絡投注的主要控罪,均稱自己在公司負責協調溝通工作,無權做任何決策。案件將於明天(21日)下午2時45分繼續審理。

周焯華昨天(19日)在庭上否認經營賭底面公司,多名被告的代表律師追問有關情況,周焯華指大部分貴賓廳都存在賭底面,並形容賭底面難以肉眼識別,一般而言,有人群聚集「mark數」,且多至10名「食貨公司」的人在一間VIP房內出現,幾乎每日都發生,「有時執法人員或賭場保安到場,以驅趕形式維持秩序。因為現場有籌碼、客人、疊碼仔十多人在場,執法人員有時會質問:『你哋係咪以為合法?』」。

周焯華又談及何謂「賭枱底」,指有人與賭客在賭局前作口頭承諾,即賭口數,最終有否「找數」也不知道,質疑這算不算犯法,他指自己不是法律人士,無法回答。被問到澳門博監局或旅遊局有否在賭場標示不可參與「賭枱底」,他指沒有看過有關宣傳標語。周焯華估計,賭客可能希望賭大些或賺更多碼佣而參與賭底面,但強調賭底面不是公司的業務,員工亦無權批准賭底面。

此外,周焯華指出,不少人希望加入太陽城成為股東,是因為公司過往分紅理想,但有關人士需要與公司有信貸關係及觀察一段時間,才可加入做股東。他又提及,自2020年起,由於內地打擊跨境賭博,太陽城資金短缺,每個月都要結清博企的債務,期間更要借錢度日。

對於經營電投和網投業務,周焯華指從來沒有經營網投,至2014年電投業務轉移至菲律賓後,從來沒有在澳門或委派同事在內地宣傳電投。而案中第二及第三嫌犯司徒志豪及張一平,為太陽城市場策劃部的員工,主要被控不法經營電投及網投罪,不過兩人均否認控罪。太陽城集團前市場策劃部總監司徒志豪聲稱在公司主要負責協調溝通工作,以及為太陽城「友好公司」環球e城提供技術支援;張一平則稱自2020年3月起,司徒志豪是他的上司,同樣負責協助溝通工作,兩人的直屬上級是來自馬來西亞的市場策劃部總裁鍾潤明,不過鍾潤明並不在嫌犯名單內。

司徒志豪指出,在2015至19年期間沒有參與及管理網上投注平台SCM、好E投及環球e城的業務,而據他了解,該等平台的直播代投注業務亦是得到菲律賓當地博監部門的批准,而他的工作範圍亦「不對客、不對錢」,當2019年太陽城曾公開表示不會從事澳門法律不容許的業務後,他發現公司仍為環球E城提供技術支援,他認為會令外界覺得太陽城「換湯唔換藥」,因此多次向鍾潤明請辭,直至2020年3月,其工作交由張一平處理。

張一平亦表示,2015至19年他是太陽城的場館總監,直至2020年3月起加入策劃部,司徒志豪是他的上級,在太陽城工作以來從來沒有參與電投、網投業務,他在當中只負責傳達訊息的工作,當中曾協助環球e城整合審計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