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焯華案開審庭上否認賭底面洗黑錢 僅負責太陽城信貸風險管理

周焯華案開審庭上否認賭底面洗黑錢 僅負責太陽城信貸風險管理
周焯華在庭上否認參與賭底面公司及洗黑錢。(Allin圖片)

太陽城集團創辦人周焯華涉嫌領導犯罪集團、不法經營賭博、洗黑錢及相當巨額詐騙等罪的案件於今天(19日)下午在澳門初級法院開審,上次缺席的11名嫌犯仍未出席庭審,但同意缺席審判。周焯華在庭上指出,知悉有賭底面公司在太陽城運作,但沒有參與經營賭底面,自己僅負責公司俗稱「簽Marker」的信貸風險管理;他又否認洗黑錢及在澳門經營電投和網投業務,指該等業務僅在菲律賓合法經營,並在2019年已轉手;案件將繼續在明天(20日)下午2時45分續審。

檢察官黎裕豪在庭上出示多份電話監聽及訊息對話的文字紀錄,主要是來自周焯華的手機軟件WhapsApp、微信以及公司的伺服器,控方指出周焯華有份操控賭底面公司,如在2015年電話紀錄中,周焯華提到賭底面公司「主太營」、「太營」所佔的「托底」比例等,檢察官並多次問及周焯華是否認罪。

周焯華否認有關指控,並稱僅在貴賓廳信貸風險管理上給予意見,並不清楚相關運作,亦沒權控制「食貨」(枱底投注);他又解釋,需要研判「拖底」、「底面數」即賭客的賭債,來考慮是否批出Marker,暗示有關術語並非指枱底投注額。他又指,公司伺服器在8年間有數萬條訊息,自己僅佔當中的數十條,倘他是指揮賭底面公司的運作並不合理。此外,他從來沒有與賭底面公司有交易紀錄,反問如何產生利益?

控方亦指控周焯華涉嫌在澳門不法經營電投和網投業務,並提出證據顯示,第三嫌犯張一平曾與他人對話中提到,將會用「迂迴曲折」的方式做電投,不會停有關生意。周焯華同樣否認指控,指早於2014至15年已將有關業務轉移至菲律賓,並獲當地政府許可下合法經營。隨後在2019年7月澳門博監局發出指引後,他亦曾舉行記者會表示不會從事澳門法律不容許的業務,太陽城亦沒有任何員工在內地宣傳賭博,同年8月中已將電投和網投業務轉手他人,不過並沒有簽署文件。

檢控書亦提及,有賭客因賭底面的債務而須以內地的資產還債,案中嫌犯利用香港公司收回不法利益。庭上提及案中第21被告周擁軍以「漢飛項目」抵債一事,周焯華指出,周擁軍並無拖欠太陽城賭債,自己是協助對方還債,形容自己是「白武士」,透過在香港有金融牌照的資產公司,融資了十多億在漢飛項目,這是由於相關業務有投資價值,稱「無人會咁戇居攞十幾億出來開一間收數公司」。

周焯華又指出,太陽城經營的14年期間,在全球各地都是合法經營業務,從來沒有收到任何的舉報及觸犯刑事罪行,太陽城的客戶量龐大,生意也很好,自己毋須經營賭底面,亦曾勸告他人不要做;他又稱,作為太陽城的股東之一,其佔貴賓廳的收益不足14%。

周焯華妻子陳慧玲也有聽審。(Allin圖片)

案件合共有21名被告,原定9月2日開審,但有11名被告缺席審訊,案件延至今日再度開庭。訴訟書指,周焯華涉嫌觸犯289項罪名,包括1項創立及領導犯罪集團罪、229項在許可地方內不法經營賭博罪、57項相當巨額詐騙罪、1項加重清洗黑錢罪以及1項不法經營賭博罪。

另外,據外媒報導,澳門初級法院於上周五(16日)決定將刑事和民事訴訟分開審理,原因是由於案件涉及的證人及文件量龐大,冀加快對刑事指控的處理。早前澳門初級法院公佈,檢察院代表澳門政府和四間博企,即永利、澳娛綜合、美高梅和威尼斯人,分別提出民事索償請求,目前可知總索償額至少高達95.3億澳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