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雲頂GMM加入競投新賭牌添變數 譚志強指美資博企或現危機

澳門賭牌為期48天的公開招標昨天(14日)結束,截標時合共有七間公司遞交標書,包括澳門現有六大博企以及新加入投標、與馬來西亞雲頂集團有關聯的GMM股份有限公司。對於最終超過六間公司參與競投,澳門負責任博彩協會會長宋偉傑認為,六大博企應有預估到有其他公司參與投標,在製作標書上都會假定有競爭對手,絕對不會「放軟手腳」;又指七間公司各具優勢,有新公司加入投標是好事,屬良性競爭。澳門社會綜合研究學會會長葛萬金則對只有一間新投資者入標競投感到失望,認為澳門要有競爭才會有進步。時事評論員譚志強就認為,GMM的加入也可能為美資博企帶來危機,因2002年發牌時並非純粹經濟層面的考量,還涉及政治因素;至於GMM能否獲牌,則視乎中央政府是否希望在東南亞建立更多親中據點。

新參與競投公司GMM背景來頭不少,與馬來西亞雲頂集團有直接關聯,集團在世界各地以「名勝世界」品牌經營綜合度假村,當中包括在新加坡有名的聖淘沙名勝世界。GMM以「黑馬」姿態參與賭牌爭奪戰,會否令這次競投出現變數?宋偉傑指出,原有的六大博企對這次賭牌競投並非「坐定粒六」,現時七間公司投標意味必然有一間「出局」,六大博企最大優勢是在澳門經營博彩業廿年,熟悉本地市場,但新競投公司GMM亦非「善男信女」,博彩經營資歷非淺,亦十分熟悉東南亞市場,特別在非博彩元素也做了不少實際工作,相信對規模上、資本上或過去有不足的公司帶來一些危機。

至於哪些現有的博企危機較大?譚志強認為,當初發牌給永利及威尼斯人兩間美資博企,不止是經濟考慮,而是要對美國當時的執政黨共和黨發揮影響力,因當時兩間公司的老闆亦是共和黨的金主,不過隨着史提芬永利的退出,以及金沙創辦人艾德森的離世,加上現時美國執政黨為民主黨,兩間公司難以影響美國對華政策。譚志強直言「為何要益你兩間美資公司?」至於會否發牌給雲頂集團,他認為要視乎中國是否希望在東南亞地區建立更多親中國的據點。

現時澳門政府對於吸引外國客源十分重視,宋偉傑亦指,這方面對於GMM也有優勢,因他們的客戶網絡主要在海外,相對於澳門以內地客為主、未有海外業務的博企更佔優勢。惟宋強調,這次批給最多只有六個賭牌,澳門政府可按各間公司是否達標再定批給數目。

被問到GMM加入是否對澳門巿場抱有信心,宋偉傑表示,澳門博彩業未來趨向平穩,不會再有過去井噴式的發展模式,不過澳門市場仍有一定吸引力,畢竟澳門有信譽,國際上對於澳門在治安、歷史文化、公平性等皆有信心,監管上亦有誠信。宋偉傑又指,倘現有持牌公司沒有中標,博彩法上也有機制處理,如博企已預備銀行擔保用於遣散員工,新公司上場後也可聘用原有員工,因此不會對勞動市場造成太大波動。他續指,由於各間公司遞交的標書都很大量,相信開標及審標均需一定時間,加上當局需將標書表述量化及標準化評定,亦有可能需補交資料,以及評標時需要再與各公司溝通,相信所需時間不短。

對於這次競投僅有七間公司參與,較2001年多達21間入標少近七成,葛萬金表示,新一輪賭牌競投情況與此前社會傳出會有香港及澳門本地投資者投標的說法有出入,最後只有馬來西亞雲頂入場競爭,他對此感到失望。不過,當中感到慶幸的是,雲頂這一實力選手,在當前環境之下,仍然看好澳門未來前景,認為澳門在國際仍有市場價值,令原來這場「大局而定」的賽事,亦變得有競爭性,葛更認為澳門要有競爭才會有進步。

葛萬金續指,澳門政府於早前開腔表示,日後澳門賭牌只得六個的定位,或多或少會影響新投資者到澳門投資的意欲;亦會令原本的六大博企有「穩贏」的錯覺。然而,馬來西亞雲頂雖然實力雄厚,業務亦遍佈多個國家,不過葛萬金認為,最後結果仍要視乎他們的標書是否適合澳門日後發展前景,才能判斷最後結果。

此外,葛萬金認為,雖然六博企在澳門十多年「無功都有勞」,但頭幾年最大功勞都只是「交足稅」,社會責任口說多於行動,特別在對員工方面其實保障不太多,是近幾年疫情期間,才有些少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