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業務法倡未來僅博企可代客存賭本 禁付利息遵防洗黑錢法律

博彩業務法倡未來僅博企可代客存賭本 禁付利息遵防洗黑錢法律
博彩業務法建議未來僅限博企可為賭客提供代管賭資服務,但不能給予利息。(Allin圖片)

澳門立法會第二常設委員會今天(12日)續審《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業務制度》法案。二常會主席陳澤武表示,法案新增有關存款的規定,未來僅限持牌博企可為賭客提供開設專門帳戶以存放博彩現金、籌碼或其他款項的服務,但不得提供利息,且須遵守預防清洗黑錢及恐怖主義的法律規定。法案又建議博彩中介發牌需考慮澳門博彩中介業的規模,但續牌時毋須考慮此因素。陳澤武預料,法案可在10月至11月中提交澳門立法會大會審議通過。

澳門政府向二常會提交法案的第二份工作文本,內容更改主要配合6月通過的博彩法修訂案。陳澤武解釋政府新增有關博彩存款的規定,指未來只有持牌博企可在賭場為客戶開設專用帳戶,為賭客提供代管服務,但不可給予賭客存款利息,且須符合預防清洗黑錢等法規,而代為保管的賭本不設上限和期限,提取時必須是本人。二常會認同有關建議,認為法規清晰及可避免非法吸存的情況。

陳澤武又指,法律原本規定博彩中介牌照的發出及續期,需考慮澳門博彩中介業的規模,不過現時則取消「續期」字眼,認為中介申請續期時毋須考慮規模的問題,因此倘博彩中介獲發牌,理論上一定會續期。此外,政府聽取委員會意見後,統一由經財司司長向博彩中介人發出牌照、續期、中止和註銷。

會議亦有較多討論涉及中介人的規模如何訂定,陳澤武引述政府指,這是政策取向,要視乎發牌時的規模如何,目前政府未有一個固定的發牌數量。不過,由於博彩中介須與持牌博企簽約,即俗稱「埋碼頭」才可開業,而當局每年都會規定博企可與多少個博彩中介簽約的上限,但規模的主導仍是博企,因博企會考慮跟哪些博彩中介簽約,規模亦會因此變動。

此外,法案新增博彩中介、管理公司均須有適當財力及資料披露,而作為澳門公司亦必須遵守澳門法律,即使有海外業務,而持牌公司也有聲明,倘與中介有任何法律訴訟,也會在澳門打官司。

陳澤武又表示,政府有意修改博彩信貸法及不法賭博罪,若毋須「大改」,預計今年內會完成有關法案的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