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博彩法獲細則性通過 李偉農:賭牌競投以特區最大利益為原則

新博彩法獲細則性通過 李偉農:賭牌競投以特區最大利益為原則
修改博彩法法案獲立法會細則性通過。(Allin圖片)

澳門《修改第16/2001號法律〈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法案今(21日)獲澳門立法會全體會議細則性通過,多名議員關注博彩本地僱員權益、角子機場定位、博企社會責任、博彩毛收入撥款及中介人「一牌一簽」等問題。列席會議的澳門經財司司長李偉農表示,目前法案已定立方向,未來在賭牌招標、開標及臨時判給程序上,政府在磋商階段一定以特區利益最大化作為原則。至於毛收入5%的撥款減免,他認為「收益一定大於付出」,鼓勵博企開拓外國客是為了「做大個餅」,才可支撐民生福利開支,且政府會對社保基金「包底」。至於中介「一牌一簽」是為了確保持牌公司與中介的財務關係更清晰,強調雙方不是競爭關係,並防止中介無限擴張。

有議員問到角子機場所定位及規管時,李偉農表示,角子機場將被納入第5條過渡法的規管處理,博監局局長何浩翰補充指,在26/2012號行政法規已對有關場所有所界定,目前也是以該法規處理,若將來須配合新法則會修改有關法規。根據新法第5條的「過渡規定」中訂明,現有持牌公司若獲得續牌的3年內,可以原有方式在現行合同的修改合同中未劃定為娛樂場範圍的經營幸運博彩地點繼續經營。

議員林宇滔關注角子機場的定位及博彩毛收入撥款等問題。(Allin圖片)

會上議員對於博企的社會責任討論較多,有議員問及將來在批給合同時,社責方面會否有可量化的指標及每年向公眾交代的機制,並認為過去投資移民過於寬鬆,導致不少博企外僱高層已成為本地居民。李偉農回應指,就業是最大的民生,大家都有共識,目前法案已訂立方向,未來在招標、開標及臨時判給程序,政府在磋商階段一定以特區利益最大化作為原則,新一輪招標關係到澳門未來10年,政府會充分評估及考慮各方發展及目的。

博彩毛收入撥款在會上也備受關注,尤其是法案規定,每年撥出毛收2%予澳基會及3%用以發展城市建設、推廣旅遊及提供社會保障,並基於公共利益,拓展外國客源市場的原因,特首可減免有關撥款,具體規定以補充法規訂定。李偉農表示,外國客僅佔客源的6至7%,相關規定是為了落實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定位,認為有關減免可令收益增加,並認為將令政府的收益可彌補有關減免,強調「收益一定大於付出」。至於撥款3%是涉及社保基金,他指現時有制度及機制保障社保基金財政穩健,萬一社保基金不夠錢,政府會「包底」,過去政府已撥370億澳門元到社保基金。

經財司司長李偉葛認為,撥款減免的「收益一定大於付出」。(Allin圖片)

至於政府會否保證撥款比例不低於現有水平,李偉農則指,有關減免不一定是5%,是有前提條件而考慮的,減免百分比是視乎博企具體可帶來多少來自外國客的收益,有關處理方式是由行政法規進一步細化。他認為開拓外國客源可增加現有35%的博彩稅,對福利民生開支有更大的支持,「做大個餅,整體的福利開支及民生保障先有保障」。不過,有關條文表決時,林宇滔投下了反對票;條文最終以32比1獲通過。

另有議員關注博彩中介「一牌一簽」,以及博彩中介的生存空間的問題,李偉農回應稱,中介的定位是為持牌公司「拉客」,創造收益,並收取佣金作為報酬,而「一牌一簽」是確保持牌公司與中介的關係更加清晰,財務關係更清楚,防止中介無限擴張,中介僅作為法人服務持牌公司,強調雙方不是競爭關係。

議員高天賜關注博彩中介「一牌一簽」的立法原意,以及中介的生存空間。(Allin圖片)

何浩翰補充指,「一對一」的規定是讓政府可更好地監管中介業務,因過往有案件涉及中介人不法行為,而博企在私人貴賓廳的參與度不高,新法中持牌公司須履行義務,監管旗下中介需守法及符合相關合同規定。至於為何持牌公司須從中介取得客人資料,何浩翰解釋是為了配合博監局反洗黑錢的指引,博企必須遵守。何浩翰又指,年初當局發現有不規則的情況,博企容許不同人士共用同一個戶口,原因是有倒閉貴賓廳職員,因熟悉博企的運作而利用漏洞作出不規則行為,當局禁止有關行為,故監管有利行業健康發展。

另外,李偉農指出,目前有兩間衞星場正式向政府申請停業,受影響的員工已被安排到其他工作崗位,澳門勞工局亦已安排對接及轉職機會。而該兩間衞星場相信是銀娛(27)早前宣佈暫停運作的利澳及總統娛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