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博彩法要求博企淨資產須保持50億 毛利撥款增至5%惹關注

修博彩法要求博企淨資產須保持50億 毛利撥款增至5%惹關注
新博彩法最新文本及二常會意見書已一同上載至澳門立法會網頁。(Allin圖片)

修改第16/2001號法律《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簡稱博彩法)修訂案正待提交澳門立法會全體會議表決,負責審議法案的第二常設委員會已簽署意見書,並與法案最新文本一同上載至立法會網頁。意見書提到持牌公司資本增至50億澳門元(下同),但有意見認為對公司財力及確保流動性作用不大,有博企也問及可否使用公積金增加公司資本,惟政府回應指,50億為公司註冊資本,須以現金出資,且獲牌期間須保持資產淨值50億元。另有券商留意到,最新文本將博企2%及3%用於公益的博彩毛收入撥款,刪減了「不超過」的字眼,換言之目前博企合共4%的撥款將增至5%,連同賭稅合共佔毛收入的40%;倘以2019年賭收為基準,料對行業EBITDA的影響約在4%。有博彩業專家認為,拓展外國客雖可扣減相關撥款,但金額難以及得上增加1%撥款,而且追蹤的工作也太繁重,成本或超過稅務的減免金額。

意見書指出,持牌公司資本由2億增至50億元屬重大政策調整,有意見認為提升資本額對保持公司財力幫助有限;另有意見認為,提高資本是間接且低效的方式來確保公司擁有足夠的流動資產,認為最可取的方法是,規定持牌公司保持最低資金流動性比率。有博企曾提出操作性問題,包括現有持牌公司可否使用公積金增加公司資本,而非要求股東注入新資金?

澳門政府回應指,有關資本屬公司註冊資本,獲賭牌後須以現金出資,且不得於開業前動用,公司在展開業務後方可動用資金,但必須保持淨資產規模,不允許減資,即在獲牌期間保持資產淨值50億元,且無論是新公司還是現有博企參加競投,均須由現金提交公司資本。

券商瑞銀發表報告指,現時金沙中國(1928)旗下的持牌公司威尼斯人澳門股份有限公司,是唯一一間資產淨值未符合新博彩法規定50億元的公司,據悉為17.46億元;不過瑞銀相信,金沙中國有能力向旗下持牌公司注資以達致新法例規定的資產淨值。另外,券商摩通認為,法案有關資產淨值增加的要求,可能是永利澳門(1128)通過母公司獲得5億美元循環貸款融通的原因,這可為永利澳門日常營運提供充足的流動性資金。

就博彩法最新文本的內容,IGamiX管理諮詢公司的管理合夥人Ben Lee接受外媒訪問時表示,毛收入撥款升至5%令人意外,認為現時草案內容為博彩業未來的發展方向沒有提供太多資訊。

澳門博企現時每年實際在博彩毛收入中撥出用於資助澳門基金會為1.6%,而用以發展城市建設、推廣旅遊及提供社會保障為2.4%。有券商指出,澳娛綜合的2.4%撥款更獲1%的減免,實際為1.4%。不過最新文本建議,此兩部分撥款分別為2%和3%,並刪去了「不超過」的字眼,使實際撥款提高至5%。即使政府表示開拓外國客源可減撥款,但目前還沒有具體細節。

Ben Lee指出,澳門過去在吸引中國境外遊客方面表現不很理想。雖然成功吸引國外遊客可減撥款,但金額難以及得上對總收入徵稅增加1%。同時,追蹤的工作也太繁重。「處理收入從哪裏來的成本可能會超過稅務的減免金額。你要如何分辨中場客人來自哪個地方呢?它所帶來的問題比答案(好處)多。」

最新文本又提到,持牌公司及其股東之間不能直接跨集團持股超過5%,但容許間接持股。澳門政府認為可防止持牌人之間合謀減少相互競爭,但Ben Lee表示條文令人費解,認為立法目的是為了防止有可能減少市場競爭的兼併和收購,但法案規定有六個賭牌,他不認為這(直接跨集團持股)將是一個問題。

至於衞星場方面,法案雖不再要求持牌公司購買衞星場業權,但博企成功簽訂賭牌合同3年後,如有意繼續經營博彩業務,只可透過聘用管理公司經營,並不可分成。Ben Lee認為,這是不可行的方案,只會導致他們退場。

總體而言,Ben Lee認為修訂後的法律對澳門博彩業的未來方向沒有提供太多明確的資訊,營運商仍然不知道他們將被期待的投資水平,或者將被要求增加的新非博彩設施。「法案在一定程度上收緊了變數和填補漏洞,但反過來又在其他方面帶出了更多問題。」他預計短期內將公佈的賭牌競投指引,將提供所需要的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