衞星場主准兼任業主管理公司及中介 租金無規定不可與殺數掛鈎

衞星場主准兼任業主管理公司及中介 租金無規定不可與殺數掛鈎
陳澤武指過渡期後的衞星場可同時兼任多重角色,包括業主、管理公司及博彩中介。 (Allin圖片)

澳門政府繼早前「減辣」容許衞星場在非博企物業經營,且毋須在合約完結後歸還政府後,衞星場場主會否獲「鬆綁」可作分成備受關注。澳門立法會第二常設委員會今天(27日)續審博彩法,澳門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列席,二常會主席陳澤武會後向傳媒表示,3年過渡期後的衞星場可同時兼任多重角色,包括業主、管理公司及博彩中介。雖然博彩法中規定管理公司只可每年收取定額管理費,而管理費可每年調整,不得分盈利,但作為業主可向持牌博企收租金,當Allin記者問及租金可否與賭收掛鈎時,陳則稱博彩法「無規定」,指租金一向按《商法典》規定處理,他又舉例指,商舖可按「底租」或營業額百分比收取租金,甚至兩者皆收亦可,只須按租務法、稅務法等相關規定進行。

陳澤武表示,今次會議將是最後一次審議博彩法文本,待政府訂定最後文本後,料於6月10日簽署意見書。會上有議員關注衞星場場主作為業主可否收租,陳澤武引述政府指,過渡期後的衞星場必須有管理合同,而有關合同不可分盈利,但可每年調整,管理的範圍可包括保安、推廣費用等,倘經營衞星場的管理者同時是業主,則可訂立租務合同;總言之,管理公司可同時是業主、管理公司及博彩中介,可根據不同角色收取各項費用,包括租金、佣金及管理費。另外,衞星場過渡期是由新的賭牌合同簽訂後開始計算,而持牌博企、管理公司、中介公司之間不可兼任職務,但不限制成為該等機關的股東。

另外被問到現時有部分衞星場可豁免補充所得稅,而有些場則沒有豁免,政府會否釐清有關問題?陳澤武表示,有聽聞過有關事件,認為政府會跟進,但不會在博彩法及博彩業務法上處理,估計政府會在半年後新的批給合同上處理。

此外,政府在博企的義務條款上也有完善行文,法案建議,基於公共利益,尤其是拓展市場的原因,在聽取博彩委員會的意見後,特首可全部或部分豁免博企繳納每年不多於5%的撥款。政府其後再補充指,具體的規定以補充法規訂定,而拓展市場須依據外地客源的實際收入來考慮豁免多少撥款,大原則是必須增加了收入,「做大個餅」,才考慮豁免的百分比。被問到外國市場的定義,陳澤武認為,法案所指應不包括內地以及港台地區的市場。

有議員關注有關改動對社會保障基金的影響,陳澤武引述政府解釋,指社保基金有恒常機制及保底條款,過往政府已撥出371億元予社保基金,因此單靠博企博彩毛收入3%仍不足夠,政府需要包底。

勞動關係保障方面,法案原建議如博企在被罰停運期間,有需要遣散員工即視為僱主不以合理理由解除勞動合同,須依照勞工法賠遣散費。法案現時亦補充指,博企倘被法院命令解散,而無法營運賭場,亦被視為不以合理理由解除勞動合同。

至於賭牌重新競投的時間表,陳澤武表示,政府未有清楚說明,但由於現時六間博企的賭牌只延至今年底,為了無縫對接,六間新的承批公司可上場,明年1月1日前須完成競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