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業務法倡合作義務不受保密限制 二常會關注政府權力或過大

博彩業務法倡合作義務不受保密限制 二常會關注政府權力或過大
博彩業務法建議任何人或實體須應博監局及財政局要求,提供所需的文件或資料等,以協助政府執法。(Allin圖片)

澳門立法會第二常設委員會今天(3日)續審簡稱博彩業務法的《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業務制度》法案,法案建議博彩中介人、合作人及管理公司均不可接受存款,否則可被處2至5年徒刑。二常會主席陳澤武於會後指出,法案並沒提及持牌博企,二常會認為,政府須解釋博企是否可維持合法接受存款。另外,法案新增澳門財政局具監察職權,條文中設有合作義務,任何人或實體須應澳門博監局及財政局要求,提供一切所需協助,如所需的文件或資料等,並列明即使有關資料受保密義務限制亦不例外,以執行該法案的規定。有委員認為條文涵蓋範圍太廣,關注會否令政府權力過大,冀政府解釋立法目的。

陳澤武續指,法案條文提到「任何人」須應政府要求提供資訊或證據等,未有提及有排除或豁免,即本有保密義務的律師、銀行或會計師等,亦要按當局要求提供資料,該條文是屬違令罪,為新增的法律條文。會上有委員提出疑問,是否過去政府在搜證方面存在很大困難,因此才出現有關條文?不過,陳澤武又指,由於該法案是特別法,從法律層面上是可以如此訂定,二常會只可提出疑問,期望政府解釋,理順條文,但更改與否的決定權仍在於政府。目前,二常會未有收到博企或律師公會的意見。

另外,法案建議除博監局外,新引入財政局亦具監察職權,財政局執法時應繕立實況筆錄,而博監局則就有關行政違法提起程序,陳澤武表示,法案並沒說明分工的情況,冀政府解釋及澄清。

此外,陳澤武指出,法律顧問認為法案中的處罰實體有不合理之處,如博彩中介公司收受超出佣金上限的金額、更改與其他博企合作而不通知政府,或違反中介合同的內容等將被處罰,但法案只提到處罰中介,即使持牌公司有份,如修改中介合同而沒有通知政府,但法案則沒有處罰持牌公司,質疑為何責任只屬中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