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中國首季虧損擴至3.36億美元  旗下賭場收益倒退百利宮最傷

金沙中國首季虧損擴至3.36億美元  旗下賭場收益倒退百利宮最傷
受疫情影響,金沙中國旗下多間娛樂場,首季表現強差人意。(Allin圖片)

持有金沙中國(1928)七成股權的母公司拉斯維加斯金沙(LVS)公佈2022年第一季未經審核業績。金沙中國首季淨收益總額為5.47億美元,按年大幅減少29.1%;淨虧損為3.36億美元,而去年同期虧損2.13億美元,反映虧損擴大。其中旗下在澳門的多間娛樂場中,昔日以貴賓廳業務為主的澳門百利宮,娛樂場收益更下跌5成,轉碼數亦蒸發6成;金沙娛樂場轉碼數更按年大跌逾8成。面對這份「見紅」的成績表,LVS主席兼行政總裁Robert Glen Goldstein卻頗為樂觀,他認為儘管首季仍然受到內地旅行限制的影響,但期間稍有放寬的時間,澳門的客戶需要及消費在高端及中場水平上表現穩健,並對未來復甦後在澳門及新加坡均重拾強勁的正現金流量充滿信心。而幾間劵商也對金沙的前景抱以樂觀態度,花旗認為金沙最壞的情況應已過去,瑞銀則指集團仍持有5億美元現金及15億美元循環信用貸款,相信金沙並無即時流動性的問題。

金沙中國今年首季經調整物業EBITDA虧損為1,100萬美元,而去年同期經調整物業EBITDA則為1億美元。而經扣除資本化金額後的利息開支為1.56億美元,去年同期則為1.54億美元。首季資本開支合共為1.37億美元,包括在澳門8,400萬美元的建造、發展及維修活動。

金沙中國旗下在澳門的娛樂場方面,澳門威尼斯人淨收益為2.27億美元,按年減少33.2%;其中娛樂場為1.57億美元,按年大減41%;轉碼數7.2億美元,按年減少41.5%。澳門倫敦人淨收益1.21億美元,按年減少11.7%;其中娛樂場7,900萬美元,按年減少13.2%;轉碼數3.69億美元,按年減少29.4%。澳門巴黎人、澳門百利宮和澳門金沙的娛樂場收益分別按年減少13.6%、52.2%和45.2%。上述物業的娛樂場收益跌幅,都遠高於客房、餐飲和購物中心等部分。

Goldstein表示,集團業績持續反映全球疫情的影響,旅行限制繼續影響澳門和新加坡的財務業績。不過,儘管澳門首季業績受到內地加強旅行限制的影響,但在限制放寬期間,就博彩及零售角度而言,澳門的客戶需求及消費,在高端及中場水平上表現穩健。他又指,倫敦人的投資即將完成,隨着市場復甦,四季和倫敦人將為高端及中場客戶分部提供增長機遇,並對將於未來在澳門及新加坡重拾強勁的正現金流量充滿信心,認為在亞洲的度假村組合將成為未來數年出色的增長平台。賭牌競投方面,他期待於重新招標程序時參與其中,會繼續在龐大市場中帶來重大貢獻。

花旗指出,考慮到首季大部分時間訪澳日均客量跌至1萬人次,對金沙中國錄得EBITDA虧損不感意外,又認為隨着澳門放寬內地入境限制,認為金沙最壞情況已過去。

摩根士丹利表示,金沙中國經調整物業EBITDA虧損為1,100萬美元,低於該行及市場原預期介乎5,000萬至5,400萬美元預測,令集團近6個季度以來首次錄得EBITDA虧損。其中中場及角子老虎機收入按季跌19%,為2019年首季約23%水平,較同業按季下跌10%為差,顯示市場份額流失;又指旗下優越中場明顯下滑,按季跌23%。

瑞銀發亦表示,金沙中國首季EBITDA低於該行及市場原預期,主要是來自中場賭收較預期疲弱,反映受到疫情影響。該行又稱,金沙中國仍持有5億美元的現金及15億美元循環信用貸款,相信在目前收入疲弱環境下並無即時流動性的問題。

另外,在新加坡的濱海灣金沙方面,首季收益約3.99億美元,按年跌6.3%。Goldstein稱,新加坡已取消所有防疫旅行限制後,該項目上月業績已呈上升趨勢,更直言「新加坡回來了!」相比澳門現在仍要面對內地反覆的疫情,Goldstein稱,澳門正處於一個艱難的位置,由於人們想要去旅行,他們會被吸引到澳門以外的地方,「而濱海灣金沙就有一個非常獨特的機會」。

而在電話會議上,被問到因為貴賓廳的突然結業涉及潛在的訴訟費用,金沙中國首席營運總裁兼執行董事鄭君諾表示,的確有一些由各利益相關方和參與者提出的新訴訟案件,但從金沙中國的角度而言,目前沒有需要報告的實質內容。金沙又拒絕談及對泰國開賭的潛在興趣,也沒有詳細說明拉斯維加斯金沙進軍網賭的戰略,或提供可能恢復向股東重新派發股息的時間表。就美國實體賭場市場的新投資方面,Goldstein提到了德州、紐約和佛羅里達均是潛在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