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企危國安政府可繞司法程序撤牌 修中介業務法將釋合作人定義

博企危國安政府可繞司法程序撤牌 修中介業務法將釋合作人定義
新博彩法法案列明,經營博彩須維護國家及澳門特區安全。(Allin圖片)

澳門立法會第二常設委員會與政府代表今天(4日)續審新博彩法,另有10名議員列席會議,會上主要討論法案有關持牌博企須維護國家安全,否則行政長官有權無償撤銷賭牌,而無需經司法程序。有議員關注維護國安有何準則,二常會主席陳澤武引述澳門政府解釋,指維護國安只可用「不確定性概念」,倘動用國安法去處理須進入漫長的司法程序,經定罪才撤銷賭牌可能牌照已到期,因此法案建議特首有權作出行政決定前,需聽取博彩委員會的決定,並須說明理由,而持牌公司亦有權提出司法上訴。陳澤武續指,永利、威尼斯人及銀娛曾向二常會提交意見書,對維護國安部分十分支持。

新博彩法法案列明,娛樂場幸運博彩的經營及操作須在維護國家及澳門特區安全下的前提下進行;陳澤武指出,目前法案賦予特首有權就國家安全撤銷賭牌,他估計將會按國安法的框架去審視,如資金來源、從事反澳門、勾結外國勢力活動等;他續舉例稱,情況猶如「某人入境可能有損澳門政府及特區的利益,特區政府亦有權禁止某人入境」。他又指,法案主要是針對持牌公司,因此如有公司高層涉違反國安,屬個人承擔法律責任;除非是公司管理層一同合謀才會被撤銷賭牌。另外,有博企亦關注到博企「不具備適當資格」亦可被特首除牌,因涉及股東、母公司及行政和財務人員等,希望釐清當中定義。

會上亦討論法案中有關持牌博企、博彩中介及合作人的定義、職責及連帶關係,陳澤武表示,特別是合作人的角色,究竟是指協助「轉碼」的疊碼仔,還是載客的司機也屬合作人?他又指,有博企提出,合作人是由博彩中介選定,但持牌公司亦須為其負連帶關係,認為關係上被「架空」。陳澤武引述政府代表指,即將修訂的監管中介業務法中,將有條文提及合作人的定義,屆時將會更詳細列明其義務、與中介和博企之間的關係,相信在通過新博彩法後及賭牌公開競投前,會盡快交予立法會審議。

另外,會上討論到娛樂場幸運博彩的種類,目前全澳博彩種類原有24類,廿多年來由經財司批示的有11種類,故合共有35類。曾有議員提問,是否一間博企申請新「賭法」,其餘五間博企也可批准增設該類玩法?會否有專利問題?陳澤武指,政府已表明只要經財司許可則可,目前仍未遇到有專利問題,相信屆時可處理。新法又規定,如承批公司有其他博彩種類,需經澳門博監局建議,由經財司司長作出批示,有議員擔心須經博監局建議,是否會增加新增博彩種類的難度。陳澤武引述政府解釋指,這只是法例上字眼的問題,原意是希望在申請上更寬鬆,而博監局亦可發表意見,倘博監局認為在其他地區流行的博彩類型,有助澳門博彩業發展,當局亦可提出,

陳澤武又指,二常會於下周將會與政府代表繼續審理博彩法,冀今個月底或4月初可完成討論,讓法案在6月26日賭牌期限屆滿前,交予立法會大會細則性審議及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