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孫旭指衞星場生死惹隱憂 馮家超料具實力場主或夥博企投賭牌

澳門新博彩法昨天(24日)在立法會獲一般性通過,之後將進入閉門的細則性討論階段。不少議員對於政府處理衞星賭場問題均提出擔憂,當中包括衞星場的去留,牽涉過萬員工的生計及周邊中小企的生存,以至3年過渡期內業權問題操作上的可行性等。來自工聯的直選議員梁孫旭接受Allin訪問時指出,部分衞星場所在物業並沒有劃分博彩區及非博彩區,處理上具難度,亦難以估值;如大規模退場所衍生的失業、商戶倒閉問題,亦對社會造成隱憂;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所長馮家超則認為,修法是對過去歷史問題作出善意的安排,衞星場可與新持牌公司達成協議繼續經營,甚至與博企合作競投賭牌也絕有可能。

新法規定未來娛樂場須設在持牌公司的物業內,並設有3年過渡期。梁孫旭認為,新法規意味着新的持牌公司將要買下衞星場的物業,或有關營運者將衞星場無償交予持牌公司,當中涉及一些操作問題,如有些衞星場沒有做分層登記,即整個建築圖則並沒有劃分博彩區及非博彩區,是一體化,因此可能牽涉整個項目的業權,在處理上存在一定難度;加上未來賭牌期限是10年,難以評估價值,而且不少衞星場都有向銀行借款,將來或會面臨金融危機。他建議政府在法律進入細則性討論時,需考慮實際情況及聆聽業界的訴求,包括3年過渡期是否足夠等。

梁孫旭又表示,修法是為了管好未來博彩業的發展,符合國家及澳門的利益,不過由於衞星場的數量較多,牽涉到的僱員逾萬人,除賭枱部員工外,還包括保安、清潔工及公關等人員,倘衞星場倒閉,在疫情打擊的經濟環境下,搵工絕不容易,也對社會造成隱憂。另外,衞星場的周邊有不少商戶的生存也受其帶動,故對中小企及舖位業主都有影響。他又建議,從「管好」博彩業的角度上,管理公司同樣需要發牌制度,過去由於衞星場沒有完善的批給,存在灰色地帶,冀未來透過規管承批公司的連帶責任,當衞星場出現財務及營運問題時,毋須將責任推卸予社會及政府。

馮家超則認為,修法是對過去歷史問題作出善意的安排,因衞星場沒有法律的定位,今年6月賭牌到期後可能需停止運作,故政府希望將其納入規管。不過當中較大爭議是業權問題,未來衞星場營運者須與持牌公司達成協議,將博彩區業權交還。

有不少聲音質疑,物業(如酒店)的業主會因此失去議價能力,馮家超卻認為對業主也有好處,因物業的價值由於擁有博彩區而升值,換言之,佔1成空間的博彩區,可換得其餘9成空間的升值;而新法規也訂明,持牌公司須向業主支付管理費,即業主也並非無償交還,而是可與持牌公司收取博彩營運下的管理費,且法律上並沒有設上限,有關部分則由市場導向決定。他直言:「衞星場是有限供應,而持牌公司只有6間,如果衞星場本身生意好,不愁沒有博企與他們洽商」。

對於未來衞星場場主會否參與賭牌競投,馮家超認為是絕對有可能,法律上也沒有任何限制,目前法規只建議新持牌公司的常務董事為本地居民及擁有15%股份,未來衞星場場主亦可選擇「強強聯手」,以15%或以上佔比與博企合作競投。他預測新的持牌公司不會跟現時完全一樣,由於常務董事的股份佔比不同,股東方面會出現很大變化,未來也可能出現博企之間合作競投。

馮家超又指,過去衞星場佔澳門博彩毛收入不足20%,雖整體規模對博彩旅遊業佔比不大,但他並不預期衞星場會大規模退場,甚至某些場的生意比持牌公司還要好,看不到需被淘汰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