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資博企續牌仍存變數 劉銳紹:如具外交牽制影響力有留下價值

澳門賭牌競投隨着政府將新博彩法草案將送交立法會審議,又再成為城中熱門話題。在法案建議的更多限制和新措施下,即使賭牌總數維持6個之下,但究竟現有6間博企能否「原封不動」順利取得新賭牌,仍屬未知之數。不過目前中國在限制資金外流的大政策方向下,對於那些多年來吸納內地賭客資本並回流到母企的美資博企來說,似乎與政策相違背;加上有傳本地多個衞星場老闆有意合作競投一席賭牌,令這場賭牌爭奪戰或現「暗湧」。不過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中美關係顯然是考慮發出賭牌的一個重要因素,但當中存在的可能是角力,也可以是妥協,反而美資博企更加起到遊說美國政府的作用。換句話說,如果個別在政治外交上起不了作用的美資博企,或許會失去值得留下來的價值。

劉銳紹近日接受Allin訪問時指出,目前所謂「走資」只是行業裏的一種觀察,雖然未有實質的統計或事件去證明,但這是官方會關注的其中一個重點。而目前中方對賭牌的考慮,會以中美關係為主。「中國考慮的是美國政府與美國商界之間的關係,考慮這些問題時會涉及往績和個案。」至於哪些事件涉及「走資」,他認為只有官方才掌握,外界無法知曉。

劉銳紹進一步認為,中美兩國經濟角力經歷了兩年多,在大環境下,對於將來的賭牌競投,當中外資博企或會被視為中美雙方的角力或妥協的因素,「這些姿態會否顯露出來,只能以觀後效。」他強調目前只能以宏觀角度觀察大局,具體仍難以針對個別博企的「命運」作出預測。

至於新博彩法開宗明義提出澳門博彩業須在國家及特區安全的框架下進行。劉銳紹表示,未必所有外資博企的行為都會被視為違反國家安全。事實上中國吸引了不少外資進入中國,例如Tesla,「中國允許他們(外資)來中國投資,然後要配合中國的政策,更可能會影響該國的政府政策,反正這未必會影響中國的國家安全」。他強調,在國安的框架下,會否對個別外資博企造成影響,這是要根據個別事件作出判斷。

劉銳紹還表示,在國家安全的前提下,留給本地人或華資開賭這個思路是正常的,但如果外資博企能夠起到在外交上具有影響或牽制作用,更有留下來的價值,「反而華資起不到遊說美國政府的作用」,這也體現目前中國政府對此有多大的默契。不過他再一次強調,目前所有觀察都只能從宏觀角度分析,是事實的鋪陳,而絕非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