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志強料兩美資博企投賭牌或失勢 林繼光稱修法後中介人難生存

澳門博彩法修訂草案全文於本周二(18日)已遞交立法會等待審議,其中於法案文本提到澳門日後發出的賭牌最多六個,而現時澳門有三正三副賭牌,是否意味着六間博企都能順利獲得賭牌?事時評論員譚志強認為,現時中美關係仍然處於緊張局勢,不排除美資博企在競投賭牌時會失勢,至於衞星賭場日後的經營模式,Allin向業界了解過,他們認為不太擔心,因為不排除會出現幾個衞星場的老闆一齊投個賭牌。就此,譚志強表示,這操作是有可能發生的,亦是合理發展;另外草案亦列明,日後博彩中介僅可為一家博企提供服務,只可以通過收取佣金獲利,有資深博彩中介投資者就表示,若按條文操作,博彩中介人未來好難再於澳門運作下去。

在新修定的博彩法以及現時的大環境之下,澳門六個賭牌會否出現變化?譚志強認為,現時中美關係仍然處於緊張局勢,澳門四間博企能繼續投得賭牌問題不大,惟兩間美資公司金沙威尼斯人及永利相對風險較大,因受政治因素影響,他個人推測,或導致金沙和永利投賭牌時會失勢。

至於澳門的博彩業,除了由博企中場和貴賓廳構成外,衞星賭場亦為澳門賭收帶來不少的貢獻,而在疫情之下,不少衞星賭場的業績更是令人眼前一亮。澳門衞星賭場的存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不過今次草案中就規定,這些衞星賭場必須設於屬承批公司所擁有的不動產內,否則要於3年內處理好。Allin亦向業界了解過,普遍不太擔心,因認為有可能會出現幾個衞星場的老闆一齊投個賭牌,甚至乎一些實力雄厚的中介人亦可能加入。而他們在資金,過往業績等多方面經驗豐富,其實已達到投牌的資格。譚志強就稱,如果18間衞星賭場經營者一齊投賭牌,或真的會成功;又或者其實三至五間衞星場的「話事人」湊合起來已合乎投賭牌的入場資格,所以有關操作是有可能發生的,亦是合理發展。

另外,曾經是澳門經濟大「水喉」的博彩中介人受到早排周焯華案的影響,他們現時於澳門的運作基本已經「打回原形」。而今次修改博彩法草案中就列明,博彩中介僅可為一家博企提供服務,而未來只可以通過收取佣金獲利,有資深博彩中介投資者就表示,有關條文對博彩中介人未來的經營,料難以再於澳門運作下去。林繼光指出,傳統上中介人投資100萬的借貸,只能產生5萬至6萬利潤情況下,先是政府抽取5%稅款,只剩下2萬至3萬如何覆蓋成本,當中還沒有計未收回的壞帳。

在修改博彩法的條文中,沒有明確表示禁止中介人借貸服務,是否意味着有關操作能繼續進行?林繼光指不全然是,若借貸服務能夠繼續操作,但對象可能是香港或外國客人為主,因為內地刑法之下,內地客人自身都怕觸犯法律,從而不會再和中介人借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