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新博彩法大幅提升入場門檻 當地業界憂窒礙新投資者進場

柬埔寨即將生效的新賭牌法規,將申請賭牌的入場門檻和牌費大幅提升。由下月起,新進場的賭場須每年繳付牌照費用10萬美元,而舊有的賭場則由3萬提升至5萬美元。另據總理洪森在8月下旬頒佈的法令,不論新舊,賭場綜合體的最低資本要求為2億美元,而普通賭場也須1億美元。有當地業界表示,新規定下的牌費雖大幅增加,對當地賭場而言問題不大;相反,最低資本額的門檻就相當高,因當地有實力的營運商不多,也將大大影響新博彩投資者進場。

金貝集團前董事總經理Larry Wong接受Allin專訪時,介紹了柬埔寨博彩業的概況。他表示,當地在2018年前後的博彩業是相當蓬勃,特別是西港有約30萬中國公民謀生。惟隨着柬埔寨對博彩行業的規管政策出台後,令很多小型賭場無法生存。興盛時期的西港有百多間賭場,牌費是以枱數計算,但有很多不合法規的情況發生,如給官員「小費」或「報細數」等,其後柬國政府規定舊有賭場每年要交5萬美元牌費,但對營運商來說也不算高。他認為即使再上調至10萬美元,也「分別不大」,是可負擔的範圍。

然而普通賭場須1億美元資本額的門檻就相對較高,因有實力的公司不多,即使是金貝集團這類具規模的公司,也有難度。這數目對於小型賭場更是負擔不來。不過「蛇有蛇路、鼠有鼠路」,Larry亦相信當地政府不會「一刀切」推行,加上疫情的關係,客量愈來愈少,倘所有小型賭場都倒閉,也會嚴重影響當地經濟;而最大問題是,將來有意投資當地博彩業的公司將較難入場,也較難獲得賭牌。

Larry續指,疫情出現的兩年間,西港的博彩業也經歷「汰弱留強」,由原本超過150間減至不足50間。柬國於2019年8月18日突然頒佈網博禁令,境內所有網博公司的牌照同年12月31日自動失效,且不再頒發新牌。自此西港的中國人由30萬人急跌至3萬人,賭場也隨之銳減。

雖然目前仍有俗稱「菠菜(博彩的諧音)農民」的網博從業員留在當地,但只生活在封閉的「園區」,區內包含日常生活所需,但卻被「圍起來」,人員不可隨便外出,由於隱閉性高,也增加了執法的難度。Larry指自「818事件」後,當地的實體經濟也逐漸沒落,包括成行成市的卡拉OK及黃色事業等。

不過,雖然「園區」常有暴力犯罪案件,更不時有槍殺案發生,然而「菠菜農民」的收入相當可觀,一隊人的組長月入2萬美元,因此仍吸引不少的內地年輕人前往。Larry指「園區」內涉及很多不合法或不道德的手段,如以暴力威迫「call客」,因此也不時傳出僱員跳樓的事件發生。

另外,柬埔寨旅遊部公佈,下月30日起,入境前14天完成接種新冠疫苗的旅客,將不需強制隔離下在西港、高龍島及戈公島這些旅遊地區逗留5天,在最後一天核檢呈陰性的旅客,就可在這些地區自由旅行,措施亦將在明年1月起在暹粒省實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