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員會5.17聽取賭牌批給意見 三議員料下年到期前難完成修法

距離澳門賭牌到期僅剩一年,澳門政府目前仍未透露公開競投條件及相關的立法工作細節;不過澳門政府代表下周一(17日)將會列席立法會轄下的土地及公共批給事務跟進委員會,聽取議員對博彩批給合同的意見。Allin亦趁會前訪問委員會的主席李靜儀、秘書宋碧琪以及委員區錦新,回顧賭牌現存的問題,以及對未來新批給合同的看法,包括經濟發展及社會責任等多方面,及對現有衞星賭場的意見。三位議員均認為,現階段難以在賭牌期限前,完成博彩法的修法工作。

澳門政府早於2002年批出三個賭牌,其後再容許主牌轉批出多三個副牌,距今已將近20年,李靜儀認為有必要探討現存的問題,並建議政府參照2016年發表過的《澳門幸運博彩經營權開放中期檢討》報告,當中均有提及有關經濟、社會、民生影響及承批公司營運狀況等內容,將來可在新的法規及合同上,要求博企承擔相關的責任,包括對博彩業罪案的防範等。

另外,李靜儀亦關注到不同層面的社會責任,包括對稅收、經濟多元發展、僱員及負責任博彩等,認為政府都需要重新檢視,觀察各大博企的表現如何,同時亦需要在新合同上列明指標,未來在促進就業、文化建設、對澳門形象的提升等方面是否有更大的責任。另在賭牌數目方面,李靜儀指維持社會穩定是考量因素之一,無論六個賭牌將來會否出現變數,建議政府在新合同上也須列明,博企對於僱員的保障,如保證金、應急援助及退休保障等。

至於目前的博彩經營批給合同,除了六個持牌博企外,現存的衞星賭場問題也是社會關注的焦點之一。李靜儀表示,目前只有六間博企獲發牌經營博彩業務,它們並非可以無限衍生,因此在法律的概念上,不應存在衞星賭場的做法;倘若某衞星場出現問題,必然也應由相關獲牌的博企負責處理,政府日後也應在法律上釐清衞星場的概念,以及相關法律問題。

委員會內另一議員宋碧琪則對衞星賭場持不同看法,她認為,現存的衞星賭場若非合法營運,政府早已執法禁止,衞星場亦不會存在;而在日後的修法上,應按未來發展的需求訂定賭枱的數量,這需由政府評估,特別是面對產業多元的問題上,賭枱數量應如何調控。她又指,過往政府亦曾將賭枱每年增長率控制在3%內,都是促使行業有更健康的發展。

宋碧琪認為,在現時澳門土地資源有限、客量減少的情況下,擴充賭業規模對企業及社會也不是好事,「增加一張枱就增加一個競爭」,認為政府須考量市場上的發展,制定合理的規劃。另外,她又指澳門可發揮平台作用,搭建橋樑令博彩業「走出去」,例如貴賓廳服務,佔市場比例亦很多,政府如何支持企業到外地發展,從而增加收益,亦可減少業務在澳門的比重。

雖然博彩業對澳門牽連甚廣,另一議員區錦新認為,大部分議員主要關注賭牌數量,他認為政府仍未透露是不合理,因公佈未來將有多少賭牌,並不會對博彩業構成損失,相反,盡早公佈可讓潛在的賭牌競投者有充足準備、對整個社會都有利。而從個人的取向上,他支持維持六個賭牌,認為較有利於社會穩定。他又認為,政府不會在賭牌上完全沒有想法,不過因問題涉及國家安全,「博彩除了是經濟產業,也是政治產業」,澳門政府可能未有中央的指示下,不敢有任何的透露。

此外,他個人也較關注博彩員工的權益問題,以及非博彩元素的增加,特別在疫情之下,反映這兩方面的問題較大,不少員工都「硬食」無薪假,直接影響他們的權益,政府須探討如何建立一個較好的保障制度。另外,他指「一個籃放晒全部雞蛋係好危險」,將來的競投者除了要經營好博彩業務外,還要做好多元化的產業發展。

三位受訪議員亦提及,過去一個普通的法案,立法過程亦需一年半載,加上今年是立法會換屆,而現屆的立法會期將在8月中旬完結,而下一屆立法會直至10月16日才開始,時間是相當緊張,現時法案更未公開諮詢,料難以在現屆會期內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