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金案大部分裁決認定賭場有連帶責任 或影響澳門賭業生態結構

多金案大部分裁決認定賭場有連帶責任 或影響澳門賭業生態結構
Vilela的文章認為多金案的有關裁決將對澳門博彩業生態及結構有重大影響。(Allin製圖)

外媒報導,澳門經濟財政司前顧問António Lobo Vilela於期刊發表文章,認為「多金案」的裁決將有重要指導作用。

據指,有關文章刊於Gaming Law Review的3月號,並提到一連串由「多金事件」衍生的案例。2015年澳門賭廳多金帳房女總監虧空20億元事件轟動全城,之後有存款人與永利對簿公堂。終審法院將要裁定永利是否有責任向存款人退款。

Vilela的文章認為,「多金案」暴露了一種「常見」的做法,一種在澳門的法律語境中的「可疑合法性」(doubtful legality),博彩中介人可透過「尋找投資者、拉攏資金、為存款提供高利率」為自己的業務籌集資金。而8宗案件中,首7宗皆被中級法院判決為賭場營運者對賭廳有連帶及重要責任,要對事主賠償。

Vilela的文章提到,其中一宗案件,中級法院的判決同樣是賭場對賭廳負有監管義務,兩者需負連帶責任,並對事主賠償全部損失連利息。之後有人上訴,現正等待終審法院裁決。文章認為,有關裁決將對澳門博彩業生態及結構有重大影響。當意識到潛在財政風險有可能會超出貴賓廳的利潤時,賭場營運者和賭廳的關係將從此改變。同時,賭場會重新衝量容許中介在賭場範圍內獨立營運帳房的得失,以及合約條文要如何訂定。

文章又指,就博彩中介「可疑合法性」存款活動的監管,應由金融部門專門負責。而目前未見有公開紀錄顯示金管局在這方面有對中介人採取任何行動。這或顯示政府有不同的法律理解,或缺乏執法,又或尚未準備好行動。

文章又提到,隨着中國加強管控離岸博彩活動,也有可能令中介人使用存款資金更複雜。而當中國政府將銀根收得愈緊,就愈大可能有新一波賭客或到中介存款的人撤資。文章認為,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償債比率或強制性規定去確保存款可獲退還,政府有關部門也不見有審慎監管的要求,這有可能會使問題更嚴重,認為社會對博彩推廣活動的法律及規管框架的檢視期待已久,應是有關部門的關注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