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內地放數佬不服刑期上訴終院遭駁回 黑社會組織罪罪名成立

三內地放數佬不服刑期上訴終院遭駁回 黑社會組織罪罪名成立
終院裁定3名內地放數佬敗訴,3人「黑社會組織」罪罪名成立。維持判處12年、8年5個月和8年6個月的徒刑。(Allin製圖)

澳門終審法院院長辦公室今天(10日)公佈,由3名內地人士為主腦的一個內地集團,至少從2016年開始,有組織、有分工地在澳門的多間賭場內,長期通過向賭客借出貸款,並在賭客賭博的過程中,收取30%至50%不等的高額利息而獲利。2018年12月21日,檢察院對包括上訴人3人在內的27名被告提出控訴,3人分別被判囚16年及9年。隨後3人不服向中級法院作出上訴,中院合議庭經審理裁定3人上訴部分勝訴,分別減輕3人的刑罰。惟3人仍不服,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不過,終審法院經過一系列分析,裁定3人上訴均敗訴,3人「黑社會組織」罪罪名成立。3人維持分別判處12年、8年5個月和8年6個月的徒刑。

案情指,至少從2016年開始,上訴人甲、乙、丙3人夥同其餘多名內地人士組成一個集團,有組織並且有分工地在澳門的多間賭場內長期通過向賭客借出貸款,並在賭客賭博的過程中收取30%至50%不等的高額利息而獲利。2018年12月21日,檢察院對包括上訴人3人在內的27名被告提出控訴。

經初級法院審理,裁定甲為直接正犯,以實質競合和既遂方式觸犯一項第6/97/M號法律第1條第1款j項和第2條第3款所規定及處罰的「執行黑社會組織的領導或指揮職務罪」,判處10年徒刑;裁定乙及丙以同樣方式觸犯一項第6/97/M號法律第1條第1款j項和第2條第2款所規定及處罰的「參加或支持黑社會組織罪」,分別判處7年徒刑。

另外,裁定甲、乙、丙3人以上述方式,分別觸犯32項、20項和21項第8/96/M號法律第13條和第15條以及澳門《刑法典》第219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為賭博的高利貸罪」,每項判處9個月徒刑和禁止進入賭博場地為期2年的附加刑。數罪併罰,合共判處甲16年徒刑的單一刑罰和禁止進入賭博場地為期20年的附加刑;合共判處乙及丙9年徒刑的單一刑罰和禁止進入賭博場地為期10年的附加刑。

甲、乙、丙不服裁判,向中級法院提出上訴。中級法院合議庭經審理裁定3人上訴部分勝訴,分別改判3人觸犯17項、7項和8項第8/96/M號法律第13條和第15條以及澳門《刑法典》第219條第1款所規定及處罰的「為賭博的高利貸罪」,其餘部分維持被上訴的合議庭裁判,將3人的單一刑罰分別訂為12年徒刑、8年5個月徒刑和8年6個月徒刑。惟3人仍不服,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

3名上訴人均認為判處「黑社會組織」罪罪名成立的決定存在錯誤,以及量刑過重。關於判處「黑社會組織」罪罪名的問題,合議庭指出,根據第6/97/M號法律《有組織犯罪法》第1條規定,黑社會罪的概念是從三個基本或核心要素的結合而構成:組織要素,即為了犯罪而合力及合意,所有人均明示或默示加入,明知全部犯罪目的並同意此目的,即使這些參與人從未會面及互不相識亦然;集團穩定性要素,即在時間上維持穩定的犯罪活動的目的,即使在具體情形中,這種穩定性未出現亦然;犯罪目的要素,即共同合意從事一種或多種犯罪活動。

合議庭認為,在本個案,根據已認定的事實,眾上訴人隸屬一個至少從2016年中便開始在甲的領導下,以共同決意和分工合作的方式,有組織並穩定地在澳門的賭場內實施「為賭博的高利貸罪」的集團,他們為此共借出超過1,200萬港元的款項,賺取了約500萬港元的利潤,因此,必須裁定3名上訴人「黑社會組織」罪的罪名。

關於「黑社會組織」罪的刑罰問題,合議庭指在刑罰的問題上,上訴法院只有當發現在量刑過程中未能遵守、錯誤適用或者歪曲了重要法律原則及規定時,才應干涉刑罰(更改刑罰),原因在於上訴的目標和宗旨,並非旨在消除法院在審理中被認可的必不可少的自由評價空間。合議庭認為,鑑於被上訴裁判篩選出了應予選取的事實資料,指出了可適用的法律規定,遵守了在適用法律的過程中應遵循的步驟,並對依法應予考慮的標準作出了應有考量,所以必須確認所科處的刑罰。

綜上分析,終審法院合議庭裁定3人上訴均敗訴,維持3人分別判囚12年、8年5個月和8年6個月的徒刑。

參閱終審法院第151/2020號案的合議庭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