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6宗求助衰爛賭想自殺 澳門明愛打親情牌助病態賭徒重生

去年6宗求助衰爛賭想自殺 澳門明愛打親情牌助病態賭徒重生
在澳門沾染賭博惡習的本地人士年齡層面愈來愈廣泛,病態賭徒問題為政府必需正視的重點課題。(Allin圖片)

隨着澳門賭權開放,近年涉賭相關罪案可謂無日無之,當中更不乏澳門居民或外僱因染上嗜賭惡習走頭無路下犯案,年齡層面亦愈來愈廣泛,甚至有人變成病態賭徒因一時想不通尋死求解脫。澳門明愛總幹事潘志明接受Allin專訪時指出,鑑於受賭博影響想自殺而致電澳門生命熱線的求助者屢見不鮮,澳門明愛只有靠「打親情牌」作出勸導或從旁協助,成為來電病態賭徒的求生甚至重過新生的動力,至於最終成功與否,完全取決於當事人的決心。

據了解,澳門明愛生命熱線去年共接獲8,240宗求助電話,當中因賭博問題求助共22宗,佔總來電0.27%,另有6宗更因賭博問題而有自殺動機,佔自殺問題求助的2.9%;求助人士當中,屬家人或親友求助的比例為37%,賭博者本身佔63%。生命熱線人員會用聆聽者與開解者角色,協助求助人士走出困局。

據2020年1月至5月的統計,或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生命熱線總來電共3,184宗,當中因賭博問題求助的有13宗,不外乎在耳聞目睹「大把人贏錢」的心理驅使下,又或經濟壓力誘因求賭博解決問題所致,當中佔總來電0.4%,慶幸因賭博問題有自殺動機者數目為零;其中家人或親友求助的比例為7%,賭博者佔93%,後者因沉迷一段長時間後,才感到往賭場賭博如無底洞,無法自拔而來電,但他們戒賭意志仍然薄弱,按經驗所得,為自己戒賭的成功率一般比例低,反而想到為親人將來而戒賭者,成功機會率就大增,故此明愛會以「親情牌」作勸導試圖打動求助者,讓其有重過新生的積極推動力。

整體來說,因賭博求助人士的年齡層面中,20至29歲組別近年開始遞增,而中年人士即40至49歲組別則最多。由此可見,在澳門生活人士沾染賭博惡習的年齡層面已愈來愈廣泛,當中又以自己賭博求助的男性居多,而因家人有賭博而求助的則以女性為主。

潘志明續稱,生命熱線與賭博求助專線不同,由於生命熱線是聆聽來電者的困擾,問題可以涉及很多的部分,並沒專門接聽哪一類來電,始終賭博問題在華人社會都帶有負面印象,要當事人直接承認自己有賭博問題而求助也比較需要勇氣。在生命熱線的來電中,有賭博問題的人通常首先並非注意在個人的賭博問題上,會先表達自己有情緒困擾、與家人發生摩擦等,當與求助人建立關係後,對方才願意坦誠提到自己有賭博問題、導致各種問題發生。病態賭徒明白賭博的影響,雖未有動機或自覺是時候改變,惟賭敗後會感心情失落,卻不能向家人訴苦,遂致電生命熱線求助。

澳門明愛總幹事潘志明
潘志明指澳門明愛會以「親情牌」作勸導,試圖打動求助者,讓其有重過新生的積極推動力。(Allin圖片)

另一種的求助人士本身已有機構跟進,但因債務問題壓力甚大,又或根本沒停止賭博行為,再次令債務加大,決定向生命熱線工作人員尋求解決辦法。因賭博問題而有自殺風險的人士,每年人數雖然不多,但卻值得生命熱線的關注。為賭而自殺的人,危機性均十分高,能在來電通話中減低對方的絶望感,理解他們的處境,從而引領他們朝更合適的方向。所謂「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始終需要當事人自己去參透。

據社工局資料顯示,在賭博失調(病態賭徒)人士中央登記系統中,2018年有133宗個案,2019年則有110宗,但只限屬於主動求助者的數據,實為冰山一角。澳門博彩業大力發展之餘,澳門居民因耳濡目染所衍生的病態賭徒問題,相信也是澳門政府必需正視的重點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