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鋒倡博企刺激消費盡社會責任 高天賜指現屆政府要求更多承擔

關鋒稱博企出招刺激消費亦屬社會責任 高天賜指政府應提更多要求

關鋒稱博企出招刺激消費亦屬社會責任 高天賜指政府應提更多要求 早前澳門行政長官賀一誠公開呼籲博企盡社會責任,又對博企沒借出酒店綜合體作隔離表示「失望」,言論一出隨即成為社會熱話,其後討論引申至博企借酒店給政府是否「應份」等問題。本媒Allin Media就有關的社會討論,先後訪問澳大經濟學系助理教授關鋒及立法會議員高天賜,二人均認為博企的社會責任所涵蓋的範疇既多且廣,並不單止是借出酒店,關鋒指博企作為澳門的經濟支柱,倘能利用自身的優勢,帶動經濟收益也是社會責任的其中一個方向;高天賜則指「借酒店」事件反映到政府與博企之間的溝通不足,又認為現屆政府對博企的要求比過往更高,博企須承擔的社會責任將會更加多。(節錄) 詳盡報道: https://bit.ly/3bMzlA7

Posted by Allin Media on Friday, 3 April 2020

早前澳門行政長官賀一誠公開呼籲博企盡社會責任,又對博企沒借出酒店綜合體作隔離表示「失望」,言論一出隨即成為社會熱話,其後討論引申至博企借酒店給政府是否「應份」等問題。本媒Allin Media就有關的社會熱門議題,先後訪問澳門大學經濟學系助理教授關鋒及澳門立法會議員高天賜,兩人均認為博企的社會責任所涵蓋的範疇既多且廣,並不單止是借出酒店而已。關鋒指博企作為澳門的經濟支柱,倘能利用自身的優勢,帶動經濟收益也是社會責任的其中一個方向;高天賜則指「借酒店」事件反映到政府與博企之間的溝通不足,又認為現屆政府對博企的要求比過往更高,博企須承擔的社會責任將會更加多。

關鋒指,現時疫情蔓延全球,遊客到澳門數目少之又少,僅餘的60萬人口就是維持社會運作的基礎,「現時不是談幾時復甦及回到當初,主要是求生的階段」,關鋒認為現階段的經濟需靠60萬的人口市場,而博企作為支撐澳門的大企業,社會責任不應只是借出酒店房作隔離而已。

他指出,大型博企相對中小企有較大優勢,而借出酒店給澳門政府,雖然能幫助社會解決疫情所帶來的問題,但從另一方面來看,博企借出酒店給政府是不會帶動經濟運作,整個過程只是利用政府的財政儲備去解決疫情的問題。關鋒認為,博企可以透過利用自身擁有的設施,刺激消費市場的運作。「可能博企會賺少些,但賺少的我們可以視之為社會責任」,而不一定是「關房間事」。至於博企借酒店給政府又是否「應份」呢?關鋒認為,從經濟角度看,借酒店與否是一個商業決定,而政府與博企都是兩個不同的利益關係團體,博企要如何承擔責任,社會可用更靈活的方式去看待。

「借酒店」事件衍生了澳門政府與博企之間的矛盾,在賭牌開放以來實屬罕見,立法會議員高天賜則認為,政府與博企在這次疫情之中,相信出現了溝通不足的情況,但認為這只是「茶杯裡的風波」,並非大問題。但高指出,今屆特首(賀一誠)的要求比過往都要高,6間博企應承擔的社會責任會更加多。至於政府對博企的態度會否牽連到2022年賭牌競投的取向,他則笑言,「其實沒有競投,根本是6間博企續番個牌」,並指他對這方面是「充滿信心相信」的,至於6個賭牌股份會否有變動,高天賜直言這就要「放長雙眼去睇」,可能會有新的投資者參股。

高天賜又認為,政府在「續牌」方面有主導權,應要求6間博企「做多少少」,他關注到員工的退休及健康等情況,認為輪班對健康影響很大,但澳門的《勞工法》規定輪班是有額外津貼,包括夜間工作,不過6間博企就沒有相關的輪班津貼,而《勞工法》條文亦沒有包含到要博企提供輪班津貼。高天賜直言,澳門的不足就是沒有工會法及集體談判法,員工無法利用合理途徑為自己爭取福利,他認為在未來續牌方面,博企員工的福利及權利是重要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