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國柬埔寨賭業崛起 券商料對新加坡博企衝擊較澳門博企更大

菲國柬埔寨賭業崛起 券商料對新加坡博企衝擊較澳門博企更大
摩根大通分析指菲律賓和柬埔寨的高質素賭場酒店,對新加坡博企威脅較澳門六大博企更大。(互聯網圖片)

劵商摩根大通分析指,菲律賓和柬埔寨的高質素賭場酒店對新加坡博企所構成的威脅,比起對澳門六大博企構成的威脅可能更大。分析又指,中國遊客佔亞洲博彩需求的最大份額,特別是貴賓廳,因此親近中國及相關中介人變得重要。而新加坡的缺點在於其規管環境,且地理位置距離中國內地較遠。

摩通指,過去5年,只看見1.6個百分點的中國整體博彩支出由澳門轉移至其他地區。澳門仍佔中國遊客總博彩支出近92%。另外,在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當中,以菲律賓和柬埔寨的賭收佔優,分別為1.1個百分點和1.5個百分點,而新加坡損失了中國博彩支出的1.7個百分點。分析又補充,以馬尼拉經濟上而言,對中國遊客來說幾乎跟香港澳門一樣吸引。隨着澳門的監控增加,菲律賓的吸引之處,在於可避免如到澳門賭博易於被人看到。

分析又提到,因為澳門的賭收比新加坡大得多,中國遊客逐漸轉移對新加坡的影響或會較大。即使不計中場,只算貴賓廳,隨着東南亞的酒店和服務提升,賭場直接向賭客推廣,亦會為新加坡帶來負面影響。而鄰近新加坡的馬來西亞,博彩規管相對簡單,但當地佔人口61%的伊斯蘭教徒不能進入賭場,且最近的加稅增加了進一步徵稅的風險,顯示大馬政府不太看重賭博行業的發展。

分析亦指出,新加坡針對問題賭博以及與博彩相關的社會弊病而採取的強硬措施,吸引了日本國會議員及其他決策者擬在日本採取「新加坡模式」經營賭場。有媒體早前報導,澳門博彩中介太陽城集團營運的31間貴賓廳,有一半皆不在澳門,而是分散在亞太地區。雖然澳門的博彩中介需要領牌,但新加坡不容許澳門式的博彩中介,只允許使用在其嚴格的國際市場代理框架下獲得許可的第三方作推廣。業內人士普遍預計,日本也不會採用澳門的中介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