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錢黨猖獗 鄭安庭籲政府博企聯手打擊賭場內違法人士

鄭安庭籲政府博企合作打擊賭內場違法人士
立法議員鄭安庭認為,換錢黨使旅客對澳門國際旅遊城市的形象大打折扣,建議特區政府和博企一起合作

澳門司警與治安警聯合反罪惡行動,一連四日在路氹賭場清洗太平地,其中司警凌晨在路氹金光大道一帶帶走9名可疑男子返帶警署調查,發現1人偷渡入境並涉3宗博彩案件。四日內警方共拘119人,部分疑涉從事換錢黨活動。澳門立法議員鄭安庭認為,換錢黨的存在,實在使旅客對澳門國際旅遊城市的形象大打折扣,建議政府和博企一同合作,收集進出賭場人士的個人或人臉識別資料,若有關人士曾損害賭場利益,就可以將其列入不受歡迎人物名單,或進行監察。

現時在澳門街頭,酒店商場或娛樂場,不難發現換錢黨踪跡,對賭客和換錢黨而言,彼此的存在純屬方便。然而所謂換錢只是一個誘因,一個開端,客人要換錢,不管手持哪個國家的貨幣,直接去銀行或找換店對兌才是合法;所以換錢黨的存在,首先影響澳門金融秩序,其次,賭客換了錢再輸掉便有借的意欲,自然會向換錢黨找借錢的門路,而當中涉及的利息和利潤,本來就是一塊肥豬肉,因此換錢黨會有方法讓賭客在耍樂過程中,不斷要求借錢,直至賭客無力償還,自然衍生非法禁錮,要求還錢,講價,甚至知道客人有錢,毅然選擇去搶,或勒索等一系列的犯罪行為。

站在負責任博彩的層面上,澳門居民抑或到澳門旅遊玩樂的旅客,卻根本不想看到這種情況發生。凡輸錢後要向他人借錢企圖回本的賭客,沒人保證他們借錢後能翻本,當沒錢償還下,不時發生有人賭敗在酒店房自殺,或為避債而從高處墮下死亡之類的新聞,這些悲劇背後,某程度正損害澳門國際旅遊博彩城市的形象,甚至間接讓外地旅客覺得往澳門博彩,是去一個輸死人的城市。

謝安庭認為,中國人非法聰明,很會找賺錢渠道,明白到澳門娛樂場涉及的利潤豐厚,一般他們會在口頭上借出3萬元,實際僅得2.7萬元,但還款時卻必須完整付上3萬元,類似變換的借錢方式層出不窮。

另一方面,澳門和外國的娛樂場比較,根本就是無掩雞籠般混亂,入住酒店需身份證登記何況出入賭場?正因如此,澳門仍有不少假籌碼存在。這其實是需要政府和博企共同合作和正視的重要問題,單憑娛樂場外有異樣再派員掃場,明顯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根源,但至少能告訴社會大眾,他們在盡力地維持社會秩序。

謝坦言,人的欲望有時屬無窮無盡,眼見澳門娛樂場這塊肥肉如此賺錢,內心浮現爭地盤的心態很正常。澳門政府和博企面對這些問題,真的不能視若無睹或不聞不問,建議政府和博企須加大力度考慮規管。例如從賭枱邊的換錢黨做起,先清除他們,從場內清至場外的娛樂場門口,再到酒店大門外!雖然他們無處不在,屢屢站在商場或的士站或巴士站附近一帶招客,然而客人由輸光,外出借錢到真的找到借款人這段路程,相信亦會冷靜理智下來,與便捷地就在賭枱邊輕易借錢,結果會截然不同。

第二,相比換錢黨每天不同的換錢方式或爭地盤,動輒打起架,政府要立法可以,不過到正式出台時相信法律已滯後,與賭場每天的多變情況不能相提並論!為此他建議政府和博企一定要互相配合,例如向出入賭場人士進行資料收集及人臉識別,之後數據交由政府管理,分析,監管和規劃用途;博企在場內閉路電視上多配合政府做監察,以了解客人是否真正博彩,還是十多個小時都在場內四圍行行企企搵食招生意。作為利益持份者,來博彩的人自然越多越好,那麼政府和博企就要釐清來博彩還是來犯罪的人較多,多做相應歸類,做好內外相應監管。

至於賭牌事宜,鄭安庭相信短時間內不會有任何動靜,而第一個到期的賭牌是2020年,且屆時重點在重新批給而非續牌上。他認為上述的做法和建議與重新批給無關,現階段政府和各家賭場都可以考慮開展,做好人物資料收集就可以收窄及鎖定人物範圍,而並非以掃蕩行動去打擾其他真正博彩的客人,亦間接令那些已被存檔資料的搵食人士,行為不至於太猖狂。